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计成,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贵州水司楼背后的设计师:一个石匠的逆袭第1张图片


在苛责设计的同时,又是什么创造了这背后的需求?

作者 | 高雪
编辑 | 肖琪玲


近日,住建部对贵州省独山县水司楼项目进行通报,明确指出“坚决杜绝滥建‘文化地标’等形象工程”。与之一同接受通报的,还有湖北省荆州市巨型关公雕像。

对此,人民网评议:此类建筑给文化地标敲响“警钟”。

关于水司楼的批判和讨论一直没有停息,一年前被央视点名批评后,又于3个月前在B站引发热议。高达2.56亿元的巨额投资,却因资金断裂沦为烂尾楼,其背后种种原因引人深思。


01
千万债务


水司楼背后的设计者,不是一个专业意义上的建筑设计师。

他叫李宏进,曾是一个石匠。

在此之前,他的名字一直与“工匠精神”“活鲁班”“湘西鬼才”“享誉国内外的民族建筑设计大师”等形容捆绑,频繁出现于网络媒体中。

贵州水司楼背后的设计师:一个石匠的逆袭第2张图片

△ 李宏进

直到一年前,其设计的贵州省独山县水司楼被央视点名批评后,关于这位“鬼才设计师”的评价,才渐渐有了些不同的言论。

水司楼位于贵州独山县净心谷旅游景区,楼长240米、高度99.9米、进深36米,占地6万多平方米,共有24层,气势恢宏,矗立山巅,被称为“贵州布达拉宫”。其造价高达2.56亿。

撇去关于水司楼建筑本身美丑的讨论,曾有设计师表示羡慕:

项目预算充足、甲方支持,建筑师随意发挥。且不谈做出的作品如何,这样自由的工作状态令人羡慕。

是否令人羡慕不好一概而论,但水司楼项目着实让李宏进吃了点苦头。

作为水司楼的设计者,也是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宏进拥有公司51%的股份,认缴2550万元。因项目搁浅,他陷入失信境地。光与公司相关的限制消费令,就多达12条。

贵州水司楼背后的设计师:一个石匠的逆袭第3张图片


不过,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欠下巨额债务。

在2003年至2005年间,李宏进创办的张家界宏进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就因开发“张家界文化村”项目而欠下千万债务。因无力偿还,李宏曾被追债人控制在公司办公室内长达一周。

据媒体报导,李宏进为了还债,不得已离开家乡,寻找新的项目和合作伙伴。五千块的项目不嫌多,五万块的项目不嫌少。没日没夜,“一天工作20多小时”,终于还清了债务。


02
石匠到设计师


李宏进,土家族,1968年生,老家为湖南省永顺县塔卧镇。父亲是石匠,家中有6个兄弟,他排行第五。

李宏进所在的塔卧镇光荣村又被称为“观音寨”,是一个坐落于大山深处的土家山寨,以石匠闻名。

因为家境贫寒,读完小学四年级李宏进辍学,在家砍柴、喂猪、放牛。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12岁时,李宏进开始跟着寨子里的石匠师傅学手艺。

李宏进的建筑设计之路始于1998年。

土司城转角楼“九重天”项目位于湖南张家界,设计灵感来自于李宏进的故乡“观音寨”。据传,方案出炉即遭到领导和专家评审的反对,李宏进对投资方拍胸脯打包票:

一定给你设计成天下第一。出了任何问题我负责赔。

投资方被打动,项目得以推进。经过300多天的奋战,“九重天”顺利完工。

竣工时,当地却没人敢来验收。最后,从长沙请来省内建筑行业管理中心的高级工程师前来验收评估。

贵州水司楼背后的设计师:一个石匠的逆袭第4张图片

△ 九重天

至此,李宏进完成了从石匠到设计师的飞跃。

石匠出身并不会困扰李宏进,虽说建筑设计看重出身,但对于从未上过学的手艺人似乎特别宽容。

在“九重天”之后,李宏进相继设计了200多个作品,多为文化旅游项目中的仿古建筑,也会亲自操盘一些旅游项目策划,包括“九重天”“九进堂”“土家白虎堂”“九道门”“九黎宫”“水族土司楼”“悬崖天街”“九九大殿”等。

2015年7月,李宏进以法人和实际控制人的身份,与他人共同成立了贵州净心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净心谷文旅项目本该是李宏进的巅峰之作,却引发了巨大的关注与讨论,甚至让他背上骂名。

据悉,净心谷景区已于2017年9月投入运营,水司楼虽然“烂尾”,但游客可前往拍照,不能进入内部参观。若不是负面报道,这一藏于西南县城深处的大体量景区鲜有人知晓。


03
李宏进错了么?


水司楼烂尾,网络上再难寻得李宏进的近况。这位经历过大起大落的设计师如今在何方,又在做些什么?人们不得而知。留下的仅是对作品的讨论。

对于仿古建筑,业内主流言论一般不怎么待见。

建筑界的王澍、规划界的张松都曾掷地有声地批判过仿古建筑。

关于仿古建筑的危害性,有人说仿古建筑是对真实文物古迹的破坏;还有人说仿古建筑会误导大众,混淆历史视听;甚至有人说仿古建筑中包含的文化元素并不是真正的城市文化复兴。

如同水司楼一般的仿古建筑,它的存在仅仅是响应资本的号召。功能与形体毫无联系,强行扭造的民族符号也毫无文化底蕴可言。

贵州水司楼背后的设计师:一个石匠的逆袭第5张图片

△ 水司楼

第一眼所带来的冲击经不起细节地推敲。巨大体量带来的震撼,如同所有庞然大物都会带来的一样。有网友评价:

最大的感触就是,钱,只要够多,不论变成什么形态都会好壮观啊。

更值得一提的是,媒体曾披露独山县在2013年拆除真文保单位“龙家民居”。报导中称:

龙家民居为当地清末民初民居建筑典范,具有较高文物价值。2002年独山县人民政府核定公布其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3年7月,独山县人民政府引进贵州银象乾坤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开发建设“中央城”房地产项目,建设地块紧邻龙家民居。2016年8月19日,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不顾文物执法部门的责令停工要求,强行拆除龙家民居,导致文物本体整体灭失。

一方面拆掉真的,一方面建起假的。这一波操作怎么看怎么眼熟。或许正是“假古董”的泛滥,让真迹更难以得到该有的尊重。

对于李宏进来说,关于仿古建筑是对是错的讨论从未出现过。一个专攻仿古建筑的设计师,自有一套得以自洽的理念和想法。

有建筑师将王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崇,和李宏进的进行比较:

王澍把中国传统文化,如书画诗词里的意境建筑空间化,用传统技术材料做新地域主义建筑;(李宏进)这个,就是拼贴。

建筑形态首先是依托其产生的历史背景和社会条件,古老的样式并不代表文化的传承。李宏进的作品大多只有古色古香的外形,却与周边环境关联不大,甚至有强行堆砌之嫌。这也是业内讨伐声一片的主要原因。

然而,专业人士眼中的粗制滥造并不妨碍大众争相打卡。2017年11月,李宏进20年作品巡展中,展出100多幅建筑作品。有不少民众在看完水司楼的照片后,表示很想去实地一探究竟。

从懂得力排众议先说服投资人,到后来干脆成立公司既当设计师又当甲方。这个没有上过一天建筑课的设计师,似乎深谙当代“设计”之道。

李宏进一系列作品落成的背后,有一个问题一直被忽略。在苛责设计的同时,是什么创造了这背后的需求?


参考文献:
[1]《国家文物局关于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 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龙家民居遭拆除案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 国家文物局
[2] 李宏进:“湘西鬼才”的惊世传奇——一位土家汉以“工匠精神”筑梦20余年大纪实 中国网东盟
[3] 从贫困县到“猎奇景区”,负债累累的独山县火了 澎湃新闻
[4] 李宏进和他的九座城:“活鲁班”屡创世界纪录 红网



* 图片源自网络,文章版权归「计成」所有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3647 articles)


计成 (4 articles)


建筑 (11461 articles)


旅游建筑 (44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