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阿客工坊(archerdesign)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张图片


李 鸿
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
进入设计行业10年
踱 · design空间设计创始人
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总院 山水设计所合伙人
壹處系列民宿创始人
旗下有化城壹處(杭州)、偶得壹處(安徽塔川)
芳华壹處(安徽宏村)、寻茶壹處(武夷山)


“为人、做事要‘野’,不能中规中矩。”

这句常被李鸿挂在嘴上的话很像一个预示。自由搏击运动员出身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最后会与设计结下不解之缘。

直到那些由青砖、玻璃、钢筋、木头共同构筑出的房屋一栋接一栋从梦想变成现实,李鸿才渐渐确定了自己的新身份——设计师。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张图片

李鸿镜头下的日本寺庙

从塔川偶得一处、宏村芳华一处、武夷山寻茶一处再到化城一处,他的设计之梦绽放于山野之间,饮清风也伴明月,无处不蕴含着专属于他的“野”。

他还给自己取下了“野行”的笔名,“随遇而安、闲适自在,亦可解读为‘也行’,怎么样都可以。这就像我的设计,又或者我的生活。”


机 缘

“我想任性地为自己而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如果站在故事的当下往回看,会发现李鸿与设计其实早在冥冥之中就互相选择了彼此。

在一次中国美术学院专业培训课上,一位绘画专业的教授拿起了李鸿的画作,将其展示在其他人面前:“这位同学的作品看上去没有什么绘画技巧,但却特别传神。”

事实上,当时的李鸿刚从体校毕业,还是杭州建设职业学校的一名体育老师,因为爱好美术,才和校内的设计课老师们一起参加了这次培训。课程结束后,教授甚至提出希望李鸿能将这幅画赠予自己,当他知晓李鸿体育老师的身份时无比意外,还给予了李鸿很多鼓励。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3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4张图片

偶得一处外部环境

教授的话令李鸿备受鼓舞,他确信自己身上存在艺术的天赋,对于绘画也愈发热爱。而设计的种子,其实早在15年前就在他心中种下了。

那天,李鸿一位就读日本早稻田大学建筑学的朋友正专心画图,笔起笔落之间,鲜活的建筑便跃然纸上,眼前的这番情景令李鸿跃跃欲试。

他四下打量了屋内,正好看见一个空白画架搁在那里,于是就走过去,拿起一旁的画笔在白纸上随心所欲地勾勒起来。

“你画得不错!”没过多久,朋友走过来看到他的画忍不住开口称赞。那是李鸿第一次拿起画笔,朋友的夸奖让他感到“突然被‘点’了一下。”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5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6张图片

偶得一处内部环境

多年以后,李鸿在一位亲戚的引领下正式踏入了设计行业,参与酒店设计。梳理起自己与设计的历程,他心生感慨:“一路走下来都是机缘。”

2016年,李鸿遇到了李华、邱著清两位合伙人,并辞掉了体育老师的工作全职做设计,“因为我想任性地为自己而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恰好在合适的时间遇见了合适的人。”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7张图片

李华(左)、李鸿(中)、邱著清(右)

如今,在这场充满着惊喜的设计旅途中李鸿已经走到了第10个年头,他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踱”设计和“壹处”系列设计师酒店。

“安藤忠雄没有做建筑以前也是一名职业拳击手,同为运动员的他会更激励我去用心做一名设计师。”李鸿认真说道。


化 城
“或许,能带给大家幸福感
就是一家民宿的真正意义所在,
也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源泉。”


在距离杭州城区30公里外的径山镇,有一座名为“化城”的禅寺。早在800多年前,这里是僧侣、游人以及皇室贵胄登上径山的必经之所,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已经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淡去。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8张图片

化城一处鸟瞰

2017年,化城禅寺迎来了与李鸿的第一次会面。望着眼前这座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古刹,热衷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李鸿决定尊重禅寺固有的文化属性,打造、经营一个以“禅修”为主题的民宿。

“从传统文化的角度诠释设计,可以加深对设计的理解,也可以引发更丰富的建筑语言,如此一来,中国建筑的辨识度才能有所提高。”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9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0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1张图片

焕然一新的化城一处

再见禅寺,已摇身一变成为了“化城一处”民宿。佛像已被重塑;破败的墙体被加固、重砌并嵌入了大块玻璃,使得原本昏暗的空间成为了阳光的旅居之所;单体房间被连廊巧妙串联起来,互通有无;迈进庭院,浓郁的日式枯山水风韵扑面而来,分外引人注目。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2张图片

枯山水庭院

除了禅意空间的营造,多彩的活动才是李鸿在化城一处为人们奉上的一道“主菜”。香道、花道、禅修、茶会、梵音等文化活动会在这里定期举行,“我们就是为了引导那些对美学、生活有追求的人去获得更加丰富的体验。”李鸿希望人们是为了来体验文化而选择住宿,不是因为来住宿而顺便参加活动。

他始终无法忘怀那场在化城一处举办的“无界茶会”带来的心灵震撼。随着演奏者的双手在梵音手碟上似蜻蜓点水般跳动,一首空灵的乐曲交融着佛音飘扬在每个人耳边。庭院中央,舞者翩翩而起,来自34个不同国家的参与者围坐、饮茶,谁都不曾走动,也不曾交谈,只是自顾自地沉浸于那天籁之音中。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没有国界,没有民宿,在音乐与茶的相伴下,大家都沉醉其中。”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3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4张图片

银装素裹的化城一处

一般来说,民宿设计往往会选择通过对空间进行丰富营造而满足人们的住宿与审美需求。然而,专注于将民宿经营与设计一体化结合的李鸿却反其道而行,“我将民宿视为文化交流、传播的载体,所以是把化城一处当做书院来打造的。”占地面积4000余平米的化城一处,却只有20间客房,剩余面积都用来充当公共空间与活动空间。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5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6张图片

化城一处内部空间

走进这个“回”字布局的空间里,内心的喧嚣仿佛都被上了锁。曾有住客告诉李鸿,一旦走进化城一处,会觉得周遭立刻安静了下来,只能感受到历史与文化在这里流淌,只想着安静地坐下来抄会经、发个呆。“这就是我希望表达的设计的意义。”李鸿欣慰地说。

他要想通过文化去营造出真正让人卸下防备与焦虑的安静空间,“最高层次的设计是为人服务,不光要设计形态,更是要设计一种生活方式。”

因为民宿,李鸿结识了很多投缘的朋友,逢年过节这些朋友们还会拖儿带女齐聚到化城一处,“或许,能带给大家幸福感就是一家民宿的真正意义所在,也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源泉。”


踱 步
“很多人认为设计是一种感性的直觉,需要天马行空,
但其实背后的逻辑性同样重要。”


李鸿给自己的事务所起名“踱·design”。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7张图片

事务所LOGO

“‘踱’在百度百科上的意思就是双手背在身后慢慢地走。”这就像李鸿最喜欢的设计状态,“设计也是这样,今天的想法很快会被明天的创意所替代,所以我希望可以放慢节奏,多思考一下,做出一些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8张图片

宏村一号牌坊手稿

与“踱·design”事务所相隔约300公里的安徽省黄山市黟县,卧躺着一处明、清、民国时期徽州民居古建筑群——宏村。在这里,至今仍能看见许多经过风霜洗礼的牌坊。

而其中,有一座牌坊与常见的传统石头牌坊截然不同,是由钢筋与安徽传统建筑元素共同构建而成,它属于民宿——宏村一号。

原本的牌坊部件被分解后,钢筋成为了支撑它站立的骨骼,瓦片、砖雕这些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建筑元素都被镶嵌进预留好的空间里。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19张图片

由钢筋与传统建筑元素构筑的现代牌坊

如何用一种现代的方式去演绎安徽牌坊这一古老的中国传统建筑?为此李鸿做了很多研究。最早他想用水泥或者铁板,但始终觉得不够恰当,后来发现钢筋才是最合适的材料。“钢筋的随意性很强,想折出什么形状都可以。”最终,他选了一座自己最满意的牌坊进行测量,根据测得的部件比例值,用钢筋扎出了一座别具一格的现代徽派牌坊。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0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1张图片

从纸伞中获得灵感的阳光房

在宏村一号里,李鸿埋下的彩蛋并不止这一个。

他将安徽传统的纸伞形态纳入阳光房设计,并以玻璃和瓦片分割伞面,既能保证采光,又可以避免夏季阳光房内温度过高。“我还在顶部装了一个喷水装置,大晴天的时候打开它整个阳光棚都沐浴在雨水中,恰如徽州特有的烟雨蒙蒙的场景,人待在里面也十分凉爽。”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2张图片

匡舍民宿柜体化窗户设计效果图

打造主题民宿,李鸿一向坚持要与当地文化相契合,而当进一步追溯起他设计灵感的来源时,他却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家具

“家具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也是建筑空间的主角,人则是空间的灵魂。”化城一处的空间风格营造与庐山匡舍民宿中柜体化窗户设计都来源于家具。

在李鸿看来,很多人认为设计是一种感性的直觉,需要天马行空,但其实背后的逻辑性同样重要,设计需要有一种探究的精神。


野 行
“户外运动与设计惊人的相似,
都要面对不同状况随时提出解决方案。”


横跨青海、新疆、西藏三省,平均海拔5000米的可可西里是地球上的“高个子”,也是野牦牛、藏野驴、藏原羚等珍稀野生动物的家园。酷爱自驾与徒步等户外运动的李鸿就曾在这片神秘且野性的地带留下过足迹。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3张图片

可可西里边缘地区

行驶在可可西里边缘地区,李鸿和朋友们都没想到前一秒他们还沉浸于眼前的旖旎风光,后一秒就因为意外整辆车陷入了沼泽地里。万分庆幸,一位驾驶着工程车的司机无偿帮助他们把汽车解救了出来。

这段经历让李鸿记忆深刻,他一面感动于司机的善良,一面也道出了自己热爱户外运动的原因:“在户外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这些我们都无法完全掌控,更多的是要能面对不同状况随时提出解决方案,这点和设计惊人的相似。”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4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5张图片

旅行中的李鸿

生活中的李鸿兴趣爱好十分广泛,自驾、徒步仅仅是冰山一角。他不仅与合伙人邱著清一同在民宿内举办书法、绘画展览,还与好友野木一起创作木器,并准备创立一个名为“野行”的手工品牌,做一些突破常规再创造的小玩意,诸如盘子、毛巾架、门把手之类。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6张图片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7张图片

李鸿喜欢亲自动手创造惊喜

在他未经粉饰的工作室里,灯是他唯一改动过的屋内物件,书法、绘画、手工作品随意摆放着,各类作品与简朴的室内环境相对立又统一,就如同他给人的深刻印象:既独特,又随性

访谈的最后,李鸿谈起了自己脑海中最美好的场景:“夕阳西下,我把厨房搬到了户外,边做着料理边喝着酒,那些老朋友坐在对面,我们回忆着那些年那些事。”岁月静好,老友在旁,这可能就是他对生活最大的期盼。


- END -

李鸿 | 从搏击运动员到“野性”设计师,他要任性地为自己而活第28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3075 articles)


阿客工坊 (3 articles)


访谈 (105 articles)


设计师 (147 articles)


民宿 (81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