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感谢特约建筑评论人每筑建文将本文授权「专筑网」

【每筑微评】一直关切着新疆的建筑设计。在这里,瓜果飘香,风光旖旎,史上宗教繁杂,民族混居,商贾的骆驼队一路上留下无数历史遗迹。建筑师刘諝说:“在新疆,我愿做空白的设计。”好吧,我相信——“非既定”的建筑不会是完美的!也许可以,用空白的设计,书写穿越千年的温柔。

空白的设计
                                                                                                                                      作者:刘諝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西域特别是“新疆建筑”给业内耳目一新,其主要原因:一是刚刚开放的中国,有着“符号”的建筑易于引人注目;二是由于边远信息与交通闭塞的原因,交流甚少陌生所带来的新奇;最后是西亚中亚伊斯兰教的文化涵化,具有一定的异域风情。笔者88年在《建筑师》写了“对建筑民族化及其传统与创新的再认识”一文,时隔二十几年后《新建筑》邀再论西部建筑创作的话题,尤其是仍然还处在原先的空间环境里,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

不好直接议论创作,时间长了便有了经验但不教条。说个特点,位于世界高低次点的吐鲁番盆地艾丁湖海拔-155和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同时出现在中国西北区域则为罕见、瞩目于世。此地位于亚欧大陆中部占中国六分之一国土,山脉盆地相间分布尺度巨大,总面积166.49万平方公里。四季分明早晚温差甚大,风冷水冰、干旱少雨、植被稀少故而风沙肆虐,紫外线尤为强烈,生存环境十分险恶,以天山为界划南北疆域多有区别。史上宗教繁杂门类百出且多为封尘异化,商贾无不匆匆落荒而逃,族落之争毁坏无数历史遗迹,文化荒落带来蛮横风情世故,亦有长歌孤雁浩荡,常怀悲壮践行者。

我的设计方法1:气候、环境、民族、民俗、文化、经济、建材、技术等背景元素,决定着建筑最基本的构造原则。建筑的功能比形式更重要,不试图归纳形制和类型;2:西晒、西风都很猛烈因此西墙不开窗,东向少许,南向敞开空透,注意遮阳,北向适度开窗。外围护严密以防寒抗辐射,室外不栽种花草,内庭贴近生活;3:功能分区明确十分重要,房间形态皈依人的活动,水平、垂直交通要简洁、直达、目的指向突出,一切尺度与人有关;4:不带任何包括个人的文化取向,技术没有高低,适合的就是最好的。追求低造价、低装饰、低技术;5:施工不必精致,到位就好,没准二十年后还会推倒重来;6:以地域、文化、宗教为区划并不繁多,城市从建筑中来,建筑最终回归城市,永往直前忘记来时的路就是忘记历史与传统;7:和甲方聊聊看他要什么,现场要熟悉,最好有高程的总图,一份尽可能详细的任务书,有时间一定会亲自给甲方讲解方案。中与不中标似乎没有关系,做了,用心完成一件值得做的事儿就是结果。

听看电视:英国奥运会建一钢铁塔,议论纷纷中建成,公众反对。设计者说:埃菲尔铁塔历史证明少数也许最终得到认可,这话也对,只是什么都要历史证明多少有点藐视当今,拿城市当赌器的建筑师是否也应为此举动付出代价呢?最终认可也很有可能是习惯于拗不得当下时势,当真公众眼聋耳瞎是吗?对于这些,设计师似乎早有准备。阿尼什·卡普尔表示,很多伟大的建筑设计最初都为人们所诟病。雨果就曾经说埃菲尔铁塔‘丑得离谱’,但是现在,人们并不这么认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寻常的东西变得寻常,人们关于美的认识也渐渐在改变,”这令人联想,建筑是否也成为权衡不同历史阶段社会的审美尺度。三十年前我第一个建筑设计项目是锻工房,就是打铁烧红铁的炉子用房,忽然想到好久没有设计工业建筑更不可能是锻工房了,是社会发展分工细化了还是我们设计范围越来越小了?建筑是空间,是场所,是为人类提供使用空间,系统化的工业建筑被边缘化了。当然,传统建筑亦不例外,满怀激情前往名村吐峪沟,哪料想大失所望。虚假的、编造的、杜撰的“古民居”铺天盖地,只好睁大眼睛仔细分辨哪些是过去的遗存,犹如大海捞针。可以看出这是有计划、有目的、有自以为是的专家,在光明正大的破坏历史遗存和传统民居,没有文化和历史感的人装学问真是愚昧加混账!当学术交流变成炫耀、自说自话、一种渔利形式的时候,质朴、纯洁、善良也就远离了,学术不再是文化的交流,有良知者像远离毒品一样地躲避当今的所谓各种“学术”活动。我愿意参加的基本上都是个别的、乡下的、随意的交流,“坚壁清野”转移空间,在中国已经不分主流与非主流了,敢问谁是黑猫白猫?建筑师不是一具万花筒,他是一种职业。在中国所谓非主流建筑师们、所谓美术师们,不过是逃避社会责任、推卸学术准则、篡改建筑本质、拈轻怕重自我表现欲非常强烈的极少数人的借口,任何夸大建筑承载文化以及传统、文明的做法,不过是建筑界的“高富美、官二代、富二代”的翻版。如果真要将中国的城市与欧洲、北美相比较的话,最大的区别:他们是以人的活动展开的,我们是以城市的形象塑造的;他们是空间的、历史的、从过去走来的;我们是广告的、当代的、创新未来的。相信我们的小摊小贩们非常羡慕塞纳河边、泰晤士河旁那无拘无束的自由画家、艺术家以及业余夜莺的豪情欢唱。“房子”这个词比“建筑”要好些。古今中外建筑多了都被称作房子,不管变着法儿换着迷彩,百姓还就是认可土的掉渣的“房子”。建筑是一个过程,房子是目标,把过程作为目标就是游戏、自我的娱乐。房子是原初概念,建筑是概念物,闭合交圈的完美。不如试试把建筑设计称作“房子设计”如何?与建筑来说,是形而上的游戏,也可以说是贵族们的玩物,或者说为自命顶天的人设置的场景。就住房来说,它是使用的必需品,也能说遮风挡雨的去处,当然也是大众聚会的空间。因为这些,建筑师们不得不为了实现可能的自我意志揣摩着如何得以实现其意志,便有了形形色色的手段,你可以拒绝却很难。宫廷酒会从来不缺建筑师的身影,高档殿堂常常敬酒的也是建筑师的主儿,优雅地嘬着咖啡窃窃私语的也不乏设计师们,这是一种工作,自古以来越演越盛的剧目。罕见街头巷尾、田间地头攒动着智慧设计者的头颅,这么做太劳心也劳累。实践不从生活中来,就像羊毛长在猪身上一样的荒唐!这并不少见。

距离乌鲁木齐约1800公里一片胡杨生长的地方,两层小建筑几根柱子红砖内外薄薄涂料,没有勒脚散水用泥巴和当地人一起往墙上摔,没有规则无序自在,新建筑像是快棚户了,摆显不得自我安抚无愧。前些日子看不惯各色第一流光溢彩,把一堆土摔了出去,获了一个奖,估计评委多是农民伯伯竟相中,看来业内有奇人!胡杨林的“家”之所以喜欢是其大多由手工、原始的建造方法完成的。居然墙身上留有五个都是“斗”的手印,二楼上被摔的到处泥巴,还掉着渣,是鸟不是燕子在没有屋顶的屋顶上做着温暖的巢,骆驼和蚊子成群结队地规律进出,只有蟋蟀不知困倦地唱着自以为美妙的“歌声”。

空白的设计/刘谞第1张图片

刘谞作品:胡杨林宾馆

我对建筑空间的认识:空间不被人使用,神仙也规避这般冷清,那会是谁用?空间,包括建筑空间它只是容器,候机楼养马又如何?储存粮食容量不错的。形式美有时真的是杜撰,特别是自我和盲从。空间永远充满并包裹着万物,像是所有能够想象到的“无孔不入”神奇幻觉,没有哪个地方不被其笼罩,而我们所能知道的以为属于自己的空间无不备受控制之中,人类拥有的充其量只是其中较大的颗粒,在粒径中穿梭往返,便有了“路漫漫其修远兮”,走的越远离回家的原点越近,不走,许是精彩的后悔。空间比水还柔软,比飘渺的云烟还轻盈,比世上任何物质都坚固耐用,妙在反复。空间就是空间,一个完全中性没有任何倾向的地带。非常非常至纯的场所一旦有生物进去,哪怕是一点点感情、思想、动机……无疑会发生明显的倾向而使天秤覆灭!如此以来完整的空间便有了国家和多元的文化。史前的以及当代红的发紫的扎哈都是玷污空间的英雄,可这正是我们不知的结果,当然没有责怪。

空间是没有历史的,传统也不可能在其中穿行。如果我们拥有的智慧和记忆完全在于保护和篡改后的映像,时空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与空间相比是人类高傲的自大,正在乐此不疲地一代一代相传。从原古到未来空间看不出生命的意义,于是自然不满的报复和虚荣战争正在毁灭空间联同我们一起!人们建造属于自己的对象,将空间化为碎片,切割着整体认读据为己有,现照每一时期有了的辉煌和倒退。留下无数虚空的剪影一个不被留意纪念的空间解读,占有的、排它的实体没有一丝一缕的歉疚,只有升腾的灵魂在赞美空间的胸怀,一个与生俱来的奉献和仁慈之心这便是大悲!空间是没有色彩的。既然如此它的存在也就不被留意,因为太阳和我们眼睛的缘故使得万物复苏神采奕奕,那不是空间的本来面目。不论何时何地它都无时不刻地存在并发生着属于自己的宽泛包容,强大而又无我。极简作品看起来简化不必要装饰和构件,强调空间以及光影的本质变化,纯粹地表达空间力量和诱惑。果真如此?在其所有的材料、构成的过程中充满了复杂的工艺、成本远远超出普通建筑的各种预算,显现的原空间、原建筑是有极其复杂且昂贵的代价为前提的,正在追捧的”学者”拿着镀金的红砖极简空间。只有风儿知道无处不在的空间,没有空间的建筑不全是真正意义的建筑。古罗马的空间是属于宇宙的。迄今为止史学家、考古学家、建筑学家、人类学家……任然执着地一次次地爬进爬出、饶有兴趣翻来覆去观察研究着它的生存法则和形成的奥秘,这很值得。最质朴无华的空间是根本的基础,历年来都在延续中试图改变追随的方向,令人神往而又沮丧的是没有人们想得到的结果。空间并不总是六面体所组成。线、点、面以及相互之间徘徊不定和一定的共同组织了许多极端的空间,这往往不被认识,于是,便有了创造”新空间”的努力。在空间中没有特殊与普通之分,只是我们还不知哓抑或是不被理解。建筑设计的作用之一就是使得人们观察、使用空间的全部,这很难,确是有意义的。建筑设计讲的是一个完整的空间故事,它包含两个部分:一是建筑;二是设计。设计的本身就是创造空间,新的或者曾经有的,其实这不重要,什么是新、旧?什么是好、坏?哪个先进与落后?当代人说给当下人听的,问题是你在哪里和什么时候以及能否认知,想表达传递的空间信息也即你的全部感受的再现。建筑专家们的兴趣现今都转移到工业厂房和废旧建筑空间了,有些改造工程花费比重新建设还高,说是环保其所用材料都是高耗能破坏生态,在保护传统文化的幌子下,回避时代需要回答的问题,与旧文人雅士没什么两样!把并不精彩好用的空间打扮的“亭亭玉立”,只为情节和“品质”,没有激情只好蜗居。

空白的设计/刘谞第2张图片

刘谞作品:胡杨林宾馆

匪夷所思的是寻遍四方、打探百姓、金钱收购竞是为了使建筑具有历史感和传统文化,这种斯坦因式的喜爱之情实在是抱歉——不敢苟同!把传统文化和历史经典异地安置,换个环境就有了新的“生命”?还是文化匮乏的当代“土豪金”,也巧了,篡改历史大多不是无知,却另有所图!做当代精神净化就是传统。文化,特别是传统文化现今不是遗址就是遗产,城里的历史都被现代化了,只剩下没来得及文明的乡村,即便如此,村里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的承传,早已是进城打工的人们避而不谈的“落后”羞耻了。乡下人进城争过现代日子,城里人忙着采风和农家乐去,还有些寻根问底的“专家”和兴趣爱好者,互动着。不用担心,不用寻找已过去的历史,它原本就不属于当代建筑。当了一回土包子也许就是土包子,深圳刚刚建成的巨大航站,上下好像比首都站还练脚力,大了可以理解,只是漫天的开洞、变异着方向、始终在翻腾旋转着,上飞机闹心,下飞机恶心。里外错层双网兜,不怕你不晕,国内第一高度的空间,冬天很凉爽,不知夏天是否很温柔。媒体、业内多有好评,百姓不认传统是由强势文化挟持而形成的。奥斯维辛因为集中营而出名。在一片绿草中有着连片单层一栋一栋像是五十年代苏联人帮助我们建设的住宅,不是楼房而已。最高的是岗楼和屋顶凸出物,便于观察和射击。没有大树也没有除了坡屋顶矩形建筑外的其他设施,纵横一通到底。可以想象出来,越狱是不可能的事。建筑师太了解、尊重业主的意志。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不论多么富有和强大,在毁灭之后如同巴比伦永不复兴。被毁灭的国家,只要有文化的延续、承传一定能够重新站立起来,以色列给世人做出了文化与精神联合抗击金钱诱惑、品格沦丧的最好例证。传统文化和当代文化丢失的结果必然是一个千疮百孔的旅行,自助者,天助之。

空白的设计/刘谞第3张图片

刘谞作品:胡杨林宾馆

我的设计信仰是:非既定和现代建筑是不同的。现代建筑有具体“标准”,其产生和建造的过程是简单明了的,本身也是反传统的,因为时代和目的性发生了变化,主观、客观都是反叛。就百年来看是伟大的,能不能在历史留下笔墨这很难说。非既定是谦和的,随着生活和“那时”人的未知而前行的空间形式,没有主义的条文。非既定思维就是这样,需要持久的改进和设计,所谓有生命的建筑不光是指后人记住、上教科书,而是本身在鲜活着,与生命交到朋友的设计是伟大快活的!我们应该赞美理解生活与生命的设计师,历史变成工具的时候,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价值。事物是有限生命的,留住今天也就成全了一世,任听风声鹤唳!非既定不光是存在主义哲学的另种解释。随遇而安在欧美远比传统的中国更为流行,萨特的“存在就是合理”是基督徒宿命论的最好策略,是的,存在是美好的、不可抗拒的,但是它排斥了存在之外的可能,显得特别霸道。非既定是涵容的,包括了存在和你的以为,鼓励生活的勇气和对待过去的尊重。世界并不只有理性存在,大多人容易被操控。看过纪录片《自我的世纪》的人都知道,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一部分,是按照弗洛伊德学说改造过的,利用的就是人们的潜意识。

非既定不是唯心主义。设计过程是解决各种复杂结构的创作解释型工作,本身就是非既定思维导图,当然,没有创意的空间并非属于设计范畴。它从变化中来,基于客观事实的油然而生、一个来自心的灵动实践。唯心主义给了非既定信心,在当代实现和被证明中,大多不幸被唯心主义所预言,搭乘神父的列车。非既定不是未来主义。未来主义不愿站在当代,对于眼下深恶痛绝,相信未来是美好的,这点还是非常有意义的。构筑明天的空间、想象未来的日子是快乐的,只是单从建筑来判断未来的时空,未免孤独。非既定是即解决当下的空间问题也关注未来,有坚定的根基又有随风飘扬的枝叶,向往理想但不预测未来。非既定和后现代完全不同。后现代是现代之后也好,或是现代以后必然有新的开始也好,即是改变也是无奈,不论宁愿追求什么还是唾弃哪里,无非是建立了自己的空间位置。非既定不是这样,它喜爱当下,憧憬未来,不固执、不防卫、不竖旗帜,相信非既定之后是不可能有产生排斥异己的和唯我独尊的空间。非既定不是解构主义的翻版。解构有着理性思维的认真态度,也有事物内外的不可预知的期待,重新理解建筑并给予定义是解构主义的中心目标。非既定对待事物并不总是刨根问底,也不期待建筑的不可知的空间,更不会宣布出山和撤退,明知道没有永不磨灭的空间何苦建筑无谓的理论、主义?解构只是为己。

空白的设计/刘谞第4张图片

刘谞作品:库尔勒大剧院

深藏在人们内心深处匪夷所思的非理性状态,而有时非理性在主导我们的行为。非既定不是虚无主义。虚无缥缈是不现实的真实存在,具有较强诱惑力和前瞻性,能够超越当下被环境所困惑的空间状态,理想着未来风帆没有确切的目标但指引行动的开始自我的浪漫篇章。非既定是需要落地生根的,是既定事实的反向证明,承认事物的不可测、不被理解、认知的事实,公正对待过去和未来。非既定不是修正主义。不对既定事实反叛,任何事物都是在假定的基础上不断否定原初和改进、修正的,是人类高傲、自尊的诺诺和默默守护者,不以修正为己任,努力完善着既定目标的可靠性,以及多种已知和未知的包容。修正是表象,维护才是本质。非既定没有自己的归处,自在于心、于情、于理的空间。非既定是所有已知的对头。已知的空间里充满着陈腐气味,形成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其大行其地道抗拒生活乐趣,将每个独特魅力四射的生命僵死在阳光之下,秩序、束缚着自由自在,使人成为机器般地被操纵,将空间煅就装人的容器,规律运行是生活的基本模式,远离了自然生态和法则,已知成为上帝!非既定是个人主义的,扩大化之后就是集体主义。每个人都有独立的空间,不管环境是否接纳总是在四处游荡,没有既定目标。主张放松的生活方式,与其它动植物看齐,并与之偕老。所有的各自存在最终达到饱和而成为固定型制,这就是集体,集体是非既定思维方式的最高境界,一旦实现接着就是各自东西。非既定是自由主义的。浪漫满屋、无拘无束、云聚云散,形式和语言在于无形无语之中,在自由自在中享乐空间和时光,没有形式是其最大的特点,没有统一的意志是它精神净化的所在。无时不刻经历着“突如其来”的惊喜或悲哀,每刻都是新的开始,生活充满跌宕起伏,在丛林、蓝天、沙海幻境中获得极值。非既定是没有理论和主义的。不论何时何地何事只要成为可说、可记、可听的延续就是僵死的,发生过的时候就已是曾经。非既定没有过去,只有未来和只剩下即将来临的空间,着眼于理想遥远而顾不上回睦。非既定不议论身边涌动的事件,没有什么可以告诉别人应该这样或那样的,没法说白了它是其本质!非既定是传统的。值得注意的是它的“之后”是其之外的认识,并非是其本质和价值认知,留下的空间当然值得“学者”们研究研究了,只是它不关心非既定之后的既定事实,只有未来没有历史。历史由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一同见证完成,勇往直前是非既定的形象代表,不问身后是非既定的情怀所在!非既定解释着平静和疯狂。没有平静如水,始终不懈疯狂中的疯狂还能称谓“疯狂”吗?没有疯狂的永恒平静还有平静吗?于是,疯狂是一种比较,平静是一种对比,既定的都不在此范围内。预料不到什么时候疯狂和平静,包括它的频率和烈度,只有非既定思维混沌下的极度澎湃,才能梳理极度混乱的社会。非既定是哲学衍射的靓丽伸展。即是哲学空间里的物质属性,又是一个不断否定原初和裂变的瞬间,便及周围。将意识重新播撒全无自身演绎,承上启下无影无形,不是中庸之道也不是度的把握,有棱有角有声有色。穿越时空处于失控的自控之中,独显非既定方向的空间状况,可以说,具有较强的英雄本色。非既定来到建筑设计只是偶然。建筑具有较强的功利性,功能、实用、美观、经济、坚固不管顺序如何颠倒其本质是需要下的目地。设计也是在已有的和被要求下的编排组织,有规律、原则、方法。非既定存活在建筑物中那是凤毛麟角,多是一知半解的实践着。逐利盛行之时,非既定只是在一旁淡然处之。非既定在古埃及和古希腊建筑中多有展示,古罗马偶然可以看到。工匠们最终进化成大师的本身就是非既定的注角,那是一座建筑有的几个世纪才完成建造,原初和结果在于几代工匠们的非既定事实的实现,大放异彩的空间是不断否定原初和完善自己的变化。在当代建筑只是“随打随抹光”,现买现卖的东西。非既定下的建筑如果可以近似的话,弗兰克.盖里在西班牙、澳洲、洛杉矶的几个建筑有些体现,还是大师最后不知道该如何交圈收拾的时候得以实现。赖特把模板亲自拆掉时、柯布从垃圾桶把伍重救起时、郎香教堂工匠们没有图纸之时,这大概都体现了非既定的魅力和解决问题的唯一,随之而来的是崭新空间。

空白的设计/刘谞第5张图片

刘谞作品:库尔勒大剧院

正常实况是每天都是规律的,原以为今天和昨天料想的一样,结果失眠了,随之一切都改变了,既定的成了非既定。既定只是愿望,实现的都是非既定的,神奇的很。既然既定的总是被非既定来表现,为什么既定总是上台领奖?非既定灰溜溜走开?既定是目标、是理想,也是强烈地获取果实的愿望,海上的灯塔、天上的繁星、沙海中的海市蜃楼,牵引着胸怀急促地奔跑……非既定看到此景慢了下来,东张西望、心不在焉的随着灯塔的射线延伸着、帮助既定数着颗颗星盏、幻想着既定的远方城廓。在似是而非中追风逐雨,不坚定、不后悔、不完美的走来。山是既定的云是非既定的;海是既定的浪花是非既定的;雪花是既定的飘落是非既定的;我是既定的你是非既定的。相对的二合,完整的一体。选取、顺便哪里、哪段得看内心。喜欢云聚云散、万千白浪、自在飘逸,不给生活定义是无我的存在。看山、踏浪、赏花,四季分明般给自己以生命的理由是我在。非既定和既定总会相遇的,交汇的场所是空间,方式多种多样。这种空间不光只是在建筑里出现,在生活中无处不在。由于生活和我们朝夕相处,难免没有距离,也就没了知觉。于是,建筑成了空间的稀罕载体,空间给予建筑于生命,建筑的开始和可以想到的未来都属于空间,为了空间至于付出短暂的毕生。非既定路过,留下既定历史,记载着非既定的曾经,阐述着既定的意志。与非既定同行的没有结果,跟着既定的目标封侯加爵,各有其所。关注时光刻度是既定的任务之一,不珍惜时光的当属非既定了。时间只是人类给自己的一个约定和束缚,忘得久了就不再回首,为未来而活很可惜,明天和今天没有区别!因为“非既定”,所以同一地点、规模、性质的空间设计和形成是完全不同的。每个幽灵的产生和修炼大相径庭,自身不同、看世界五花但不缭乱。认同是人类最为艰难的实践,几乎就是毁灭自我及其个性,涵养或德信是烈火过后的存在,带走了原本属性变得坚强,设计师的作品就是自我和时代演变的记录。非既定设计走下去多被既定所取代。思路开了、路子广了、方案多了,战争中学习战争,也就有了民主之后的集中,这是极端智慧的。先前都说好的音乐厅经过考验还是不太成熟:贵、难干、出来后会不会是个怪物。呵呵,非常理解和接受。后缀一下的意思是:非既定不是多方案的结果,也不是没有内在向往。非既定性的思维除了本体的包容性、混沌性还具有前瞻性,也就是说变化是其自身的特点所致。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不论其对错、进退永不会踏入同一条河,于是,非既定性解释结束了不该的的争论大踏步地行走,这里没有用“前进、持续”的字眼,因为任何有方向性的目标都会被椭圆的地球兜回来。非既定性充满了创造和奇迹并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周围,给人们希望、给人类以光明、给创作以翅膀!强大的、已有的和即将有的信息和意像,在非既定性面前是多么的渺小与不堪一击!一气把我对设计、空间、非既定理论了一下,不论“变异”的结果如何?在非既定性思考下建筑的本质,什么是建筑师?建筑师的职业精神是什么?建筑师应做些什么?怎样才算是建筑工程设计与创作作品。那么对建筑的本质解释与实践的探讨就十分必要与严峻了。显然这仍然解决不了本质的问题,因为本质的东西在当代常常被表面的非本质所代替与蒙蔽,我们遮盖了什么?

注:
1.刘谞,汉族,1982年毕业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原西安冶金建筑学院)建筑学专业。提高待遇高级工程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国家注册咨询师,新疆玉点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新疆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董事长。中国建筑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建筑学会“当代中国百名建筑师”称号;"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1996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新疆勘察设计协会副理事长;新疆土木建筑学会副理事长;新疆建筑师学会副会长;新疆规划学会副理事长;新疆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同济大学客座评委;西安建筑大学常务董事;《建筑细部》杂志编委;《中国建筑文化遗产》杂志编委及专家委员会委员。
空白的设计/刘谞第6张图片


每筑建文发布宗旨忠实记录当代华人建筑领域的事件、人物、作品和声音客观反映当代中国建筑的现状和思潮汇聚中华建筑智慧

更多内容详见
中国建筑纪实网官方网站:http://www.archi-nonfiction.com
投稿请发特定邮箱:meizhujianwen@163.com, 或者mzjwikuku@163.com
新浪微博:@每筑建文
新浪微博话题:#每筑建文#
参与讨论微信平台:微信加MEI-ZHU-JIAN-WEN
空白的设计/刘谞第7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建筑 (9627 articles)


建筑设计 (1529 articles)


每筑建文 (148 articles)


刘谞 (3 articles)


埃菲尔铁塔 (3 articles)


酒店建筑 (406 articles)


剧院 (65 articles)


文化建筑 (1008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