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编者:12月5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一场由北京市土木建筑学会发起并主办的名为“宜居之都与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学术论坛热烈举办,论坛吸引了来自北京乃至全国各地的建筑师、学生积极参与。在这次论坛上,专筑网的老朋友、原本营造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设计总监朱起鹏先生以“小微事务所”的视角,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为我们开出了一张城乡病历单。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张图片


我的题目叫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因为我就来自一个小微事务所——原本营造。

我们拿到的题目是“宜居之都和新城镇建设”,小微事务所是没法聊这种题目的,因为我们实在是太小了。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张图片


因为很小,所以我们接不到庞大的开发项目。找到原本营造的,往往是一些细碎且棘手的问题,它们本身挣不到什么钱,做出来的东西也没什么观瞻。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张图片


但正因为这些有些琐碎的项目,我们能接触到城市和乡村、旧区与新区一些更直接的矛盾,将它们罗列,与其说是一份项目汇总,不如说是一份城乡的“病历单”。


第一个案例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张图片



在广西北海,北海有很完整的老城,甲方委托我们把城中心一座老骑楼改造成精品酒店。骑楼外观还不错,内部已经基本塌毁了。但老骑楼比较窄小,采光和通风不是很好,给人感觉不像一个能吸引人的酒店空间。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7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8张图片



由此我们感到一个问题,旧城虽然珍贵,但实际是在破败的。现在的旧城集中了大量同质化低水平的服务业。仿佛很繁荣,但其实是退化。这些业态只不过需要一个经营场地,用不用老房子都无所谓,老建筑对它们来讲变成累赘了。如果他提供40块钱一天包吃包住的服务,那他怎么会有动力维护和珍惜这些并不怎么合用的老房子呢?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9张图片



为什么旧城会破坏,有严格的法规和规划,还依然在拆。可能就是因为破旧的建筑空间被认为无法满足现代的生活,人民觉得老建筑不能带给他们效益。帐算不过来,保护无从谈起,拆了盖新楼成了必然的选项。所以历史城区慢慢有名无实,成了粗糙仿制品的集合。

我们拿到这个任务,就希望破解这个问题。我们觉得这房子原先不应该是这样的,它也许有过辉煌的历史,也曾被人们珍爱和重视。果然它曾是老北海很重要的药房,和当地人息息相关,我们模拟了这里几十年前的情况,外面是海,大的商船停在离房子很近的地方,这条街是传统的面貌,各种体面的绅士在这儿生活。这个药店是他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0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1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2张图片



可惜现在这房子太破败,不过令人惊奇的是,房子塌毁的中庭竟然长出一棵树,真是一个奇观。我们在想,有没有一个方法,能让人们脱离旧空间带来的闭塞、通风采光不良,以全新的角度体验这个房子,同时又能把更多历史和自然元素留下来,从而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3张图片



因此我们把破败塌毁的废弃物清走,把尽可能多的老砖墙留下来并加固。我们希望尽可能把历史真实的信息留下,用红砖来砌加固新墙体,以利于识别。所有新的植入全部用独立的轻钢结构完成,形成独立承重体系,脱离原来建筑的局限性,形成新的空间关系。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4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5张图片



这个房子虽然内部是新的,但是改造完,无论从观瞻还是感受上,它依然是古老的。我们甚至不准备彻底修缮立面,只希望恢复到能使用的状态,就让它延续那种用了几十年的形象。当然,把这个建筑剖开,会发现很大的变化。我们把原来建筑空间局部加密,也创造更多的公共空间。老骑楼最要命的采光幽暗和空间闭塞都被新空间化解了。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6张图片



新空间里面加入很多植物的元素,就从屋顶那棵树开始。我们希望在这个建筑剖面上能够产生很多种植关系,不同位置的植物会和空间形成对话,产生新的体验的逻辑,在这个逻辑里面,人们就像在园林里一样步移景异。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7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8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19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0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1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2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3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4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5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6张图片


在不同的使用空间,比如说门口的酒吧,比如说酒店大堂,包括中庭空间里面,都随时随地能够感到植物景观的变化,每一步风景都和传统的骑楼体验不再一样。在这个体系里面,人们完成对骑楼重新认识,跟原来旧烂的感觉不再有重合,但实际上你又会在不经意处发现历史的痕迹。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7张图片


当然,对于一个成功的酒店。建筑设计只是一小部分,还需要动一点别的脑筋。比如这房子原来是一个药店,其实是有主题的。在两广地区,广药文化很强烈,比如红遍全国的王老吉。既然有广药的文化积淀,甲方恰好有养生方面的资源,能不能结合呢?一个倡导健康生活和两广养生文化的主体酒店。好形式配上一个合适的产业,它就有可能获取好收益。我们希望这房子成为一个范例,告诉大家留下很多传统的元素,依然能体验到舒适的生活,告诉你投资历史建筑保护,深挖文化,可以有好回报。那这个例子就容易生根发芽,对于整个老街的发展也更有利。


第二个案例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8张图片



在湖南岳阳,岳阳也是有名的风景城市,我们的项目是重建湖边一组房子,让它成为服务公众的美术馆,它在新区,挨着风景,但现状看上去很尴尬。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29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0张图片



这里曾经有秀美的风景,但是现在变成这样了,城市不断推进,重新定义了自然和人的边界。花了很多的代价,但这样的城市并不美好,于是人们怀念历史的感觉,所以造出很多仿古建筑。可慢慢发现,这也不美好。因为岳阳人似乎忘记了属于他们的风格,只能学安徽和浙江,粉墙黛瓦、马头墙都叠加在一起。但这是岳阳的样子么?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1张图片



快速的建设,带走了城市原来的风貌,只剩下臆测的传统和生硬的边界。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小建筑,改变一下这种状态。于是我们试着去了解岳阳原先是什么样子。这张照片时间并不久,可能就是50、60年前,这是真正的岳阳,浩瀚湖区边的城市,现在没有了。后来岳阳又形成了很多红砖建筑,它们在岳阳确定为工业城市的阶段中产生,形成了现在岳阳老城的风貌。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2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3张图片



我们觉得这种风格很有趣,它很真实,带着历史发展的痕迹。我们在这种风格的前提下结合一些岳阳老城和山水的几何形态,形成带有共性的图式,组合成这组湖滨的房子。它属于这个场地,和场地契合,提供人们重新和风景发生关系的方式。并且在努力补全既有建筑和自然生硬的界面。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4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5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6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7张图片



我们对它期望不高,只希望做一个真正属于岳阳的房子,营造舒服的空间系统和景观,我们复原了一些老房子中的空间模式。也创造出不同观赏风景的角度和方式。建筑成了取景器,每个景框形成不同的画。这是一座特殊的美术馆,当它没有藏品时也能吸引人,把风景作为自然的馈赠带到你眼前。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8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39张图片


这是一张五代时期的绘画,里面描绘着1000年前岳阳一带的风景,把我们的新房子融入进去,似乎也不很突兀,但它又代表着新的使用模式,这是我们想要的。新城建设的高潮过去了,帮混乱的新城区还还欠账,是我们对新建筑的态度。


第三个案例

在陕西,是一个村子,叫泥河沟村,在榆林地区的黄河岸边。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0张图片



它有非常完美的地形,因此在峡谷里保留了古老的村落,和1300年历史的枣园。这片枣园被认为是整个世界红枣体系最顶端,这里的枣树从唐代开始就是成为当地人的主要副食和劳作对象。2014年这里被评为全球农业遗产,同年村庄也进入传统村落名录。泥河沟,集天地眷顾于一身,有资源又保留古村落,其实很有优势。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1张图片



但当我们真进入村子,就发现了问题,像中国多数的村落一样,处于陕北比较贫困地区的泥河沟,中青年人口大量流失。几百人的村子,只剩下100多名老人,生产、劳作、生活。年轻人多数去了佳县、榆林或是西安。可能正因为如此,传统面貌保留下来,当然大量的建筑也随之废弃。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2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3张图片



虽然他们有千年枣园,有大量优质红枣,但由于销售办法传统,竟然只能把千年枣混在普通红枣里销售,每年农民们最愁就是卖枣。现在的泥河沟难以感受到希望,传统的红枣产业无法承载新乡村人的需求。

对于这个村落进行规划设计,仅仅是建筑与规划远远不够,所以我们整合起由中国农大、乡村服务志愿者以及生物学调研、影像记录和北服产品设计组成的综合团队,希望能真正给村庄带来变化。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4张图片



越了解泥河沟村,越被它震撼。它壮丽的山水格局,形成120米高差的独特聚落。它别致的明柱抱厦,让村里的老锢窑与众不同。它保存完好的家谱档案,揭示了几百年来村落社会的变迁。它复杂的信仰体系与枣神供奉,至今绵延不绝。它特有的枣粮间作农业,通过有限的水肥形成持续的作物生产。它复杂高效的灌溉水利系统,一千年来泽被后人。它特有的巨大的晾枣筐,与明柱抱厦完美结合,形成独特的生产生活景观。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5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6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7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8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49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0张图片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农业村落,它是一个以枣生产为核心,枣文化为纽带,经历了1000多年形成的枣缘社会。因此,除了常规的保护内容之外,我们还注重通过重点设计,维持并改良这套存续不易的社会机制。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1张图片



旱厕的改造就是其中之一。泥河沟村土地相对贫瘠,厕所既是卫生卫生设施又是粪肥生产的重要节点,因此当地发展出极其合理的乡土旱厕形式。我们的设计,只是基于此进行适当的改造和微调,通过一些措施,我们将旱厕的声音和气味进行隔绝,安装扶手和已清理关闭的洁具。排出的粪尿被分离处理,通过EM菌迅速降解为低气味的优质有机肥。这个设计没有固定的材质表达,比如砖、石头或者砌块,因为它不是定向的图纸,而是一种模式,可以用在每一个厕所的改造方式。它比起一个纯粹的建筑设计,更利于在条件各异的农家院里实现。自家厕所的革命,将是村民迈向现代生活和认识现代设计的第一步。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2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3张图片



另外我们试着改造一个小院,村口一座老院子装杂物的偏窑塌了,正好需要改造,我们就从它开始。我们答应他造好的新房子能满足他们的使用要求,又能给他们增加收入,他们答应按我们的方案实施,保留老的外墙。首先我们找到村里修窑的工匠,按照原来的模式修,原来的偏窑矮只能装东西,我们把局部地坪降下去。于是偏窑可以容纳2个包间一个厨房和一个带浴室的卫生间。重建后的偏窑承载力增强,我们在窑顶上开辟了一片户外露台,陕北人喜欢晒太阳,这地方恰好俯瞰枣园。我们利用传统的方式打理室内,把还能用的旧家具修理之后重新放进屋里,一切都在当地可承受的价格和工艺范围内实现,新的生活会在里面产生。在这个建筑改造过程中,在外观上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我们给他们带来新的生活方式,和更多的经营可能性。我们希望这样的种子发芽,在村里发生变化,既能恢复传统的面貌,又让村民过上更舒适富足的生活。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4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5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6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7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8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59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0张图片



十月份,我们在北京国际设计周举办了关于村子的展览。展览中,不但有我们的设计,更有佳县的红枣。为配合展览,县政府甚至运来了巨大的枣筐和几百斤红枣。北服教授用了很短时间对它们重新包装,虽然非常简单,但重点突出了千年枣园的价值和枣缘社会的文化背景,跟传统佳县千年油枣包装形成完全不同的感觉。那些往日愁销的古枣,有了新的生命。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1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2张图片



虽然位置偏远,但展览的火爆出乎意料,众多媒体也参与其中。更多人认识了泥河沟,认识了宝贵的千年古枣。我们更加深深感到。只有把红枣这个资源做活,才能使村里有产业,村里有产业,才能真的活。这比单纯修几个破房子有意义得多。通过我们的包装,佳县的红枣和其他枣区分开来。这个一千年来一直持续的枣缘社会,既团结了枣也团结了人,未来还也会团结更多的人,它会生成一个有活力的品牌,成为真正的“一村一品”。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3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4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5张图片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6张图片



当更多人关注枣园的未来时,村子也发生了变化。当它被确定为全球文化遗产的那天,村口闲置多年的清代古戏台沸腾了。村民重新拣起很久不穿的节日的服装,舞蹈起不太熟悉陕北的歌舞,来庆贺这个盛典。最令人兴奋的是台下,我们不但看到了留守在村里的老人,更看到许许多多从佳县、榆林、西安甚至北京赶回来的年轻人。他们也许曾回避泥河沟人的身份,但此刻社会的再度承认和关注,把他们再度汇聚到“枣缘社会”。我们希望这些人能够留下来,希望他们在这里重建泥河沟村,这是古村的希望。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7张图片



好的设计不代表一个设计师多么牛x,好设计会给人带来希望。当晚的星空,有北京见不到银河。这曾是古村给我们最初的感动,希望通过我们的设计,将这些美丽的风景和遗存保留下去,一直打动每一个进入泥河沟村的人。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8张图片



最后展示一张照片,这是我拍的岳阳,我觉得它很美。远处有高大的新区,近处依然带有乡土特征的村落。可惜这一些都是瞬间的,前面的村落也许很快要被拆掉,建成后面的样子。无论城市还是乡村,现在的状态是好还是坏,它都会迅速变得更好或者变得更坏。因为我们的城乡建设依然在一个动荡不定的时间点。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69张图片



作为一个小微事务所,我们在城乡建设的缝隙中游走,我们无法决定什么,只能努力做好眼前的事。但我想,点滴的力量,如果汇聚,也会对世界发生影响,所以,即使在最坏的情况,作为一个小微事务所的我们,犹存希望。谢谢各位!


原本营造:《小微事务所的城乡病历单》第70张图片


主讲人简介

朱起鹏 原本营造创始合伙人、设计总监;中国古迹遗址协会(ICOMOS CHINA)会员。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建筑 (9692 articles)


论坛 (54 articles)


原本营造 (5 articles)


朱起鹏 (3 articles)


广西 (15 articles)


湖南 (15 articles)


陕西 (8 articles)


设计案例 (666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