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时尚芭莎艺术,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张图片

《巴黎爱乐交响音乐厅》,法国巴黎,2007-2014年

11月7日,世界级建筑大师让·努维尔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启了其在中国的首个个人大展“让·努维尔:在我脑中,在我眼中……归属……”。展览的形式突破了以往建筑展览的条条框框,给观众呈现了一部由他监制的3.5小时影片和六件以建筑项目为原型的艺术作品。


=========

▲「 我和世界,有一场拉锯战 」

如今,让·努维尔(Jean Nouvel)早已以世界顶级建筑师的身份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的偶像。网络世界对于他有着各式评价:梦幻、有着完美再现甚至超越建筑效果图的能力、硬朗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诗意的心......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张图片

让·努维尔(Jean Nouvel)

大约40多年前,彼时的努维尔还是一个踌躇满志且刚开始创业的年轻人,他的第一个项目来自于母亲的委托。母亲想要一栋全新的房子,最好能够把自己藏起来享受生活,于是努维尔设计了一栋沉入地下的建筑——它拥有独特的景观和地平线。

在当时主流风格为国际风格的情况下,初出茅庐的努维尔以融入当地元素和注重委托者需求的方式来完成建筑是极反常规的。但他坚持以这种方式,从默默无闻到后来的家喻户晓。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3张图片

《Maison individuelle》,法国苏黎世,1970-1974年,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

所谓国际风格,就是由重复的窗户、栅格化的立面和无尽的幕墙结构等组成的大量堆积在一起的六面体盒子。努维尔对于这种“自认为适用于二战后所有国家”的国际风格,感到极为不适且排斥。于是,他以一己之力开启了与世界的“拉锯战”。直到完成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的项目,他才真正受到了业界的关注和认可。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4张图片

《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法国巴黎,1981-1987年,图片©让·努维尔、吉尔伯特·勒泽内与皮埃尔·索里亚建筑工作室,摄影:乔治·费西

另外,努维尔一直认为导演是和建筑师是最相像的职业——建筑师整合各方面的因素,如场地、人文、气候和材料等;而导演则利用蒙太奇的手法串起不同场景。

而反观本次展览,努维尔就是想突破主要以图纸和模型来呈现方案的传统模式,以叙事手法和观众更容易接受的方式,来展出自己的众多项目作品。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5张图片

让·努维尔监制的3.5小时电影播放现场,展览现场图片

BAZAAR:通过这部影片,你想要对观众说什么?

让·努维尔:我想要向观众诉说:不同建筑的设计理念是由于环境变化而诞生的,不同建筑之间没有可比性。建筑师的塑造手法不是刻意的,每个项目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如同导演拍电影一样,每部电影要塑造不同的人物形象、个性特征和主题。

我希望大家能感受到其中诗意的一面,能产生相应的情感共鸣。因此,相比传统的建筑展,我更希望通过电影的方式将这些独特元素呈现给观众,让瞬间成为永恒,留下更多的思考与感动。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6张图片

《柏林老佛爷百货商店》展览现场图片,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7张图片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展览现场图片,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同时,努维尔也想通过六件艺术品的形式告诉公众:建筑,亦是艺术。这些作品被抹去了建筑的颜色和材质,仿佛被冰封在一个透明而纯净的世界里。中国著名建筑师王澍在开幕现场同样说道:“这六件艺术作品像是某种精神招魂术,表达了建筑的核心其实是精神性。”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8张图片

《无尽的塔》展览现场图片,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9张图片

展览现场图片,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

▲「 我的标签:近乎叛逆的想象 」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0张图片

《阿布扎比卢浮宫》,阿联酋阿布扎比,2006-2017年,图片 ©让·努维尔,摄影:官丽达

在过去30年里,让·努维尔把建筑理念连同实践都带到了一个新高度。好奇和灵活的大脑促使他为每一个作品冒险,不管这些作品终究是否成功,但毫无疑问,当代建筑的内涵因此而更丰富。
——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委会

2008年,让·努维尔被授予了建筑界的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获奖理由是其近乎叛逆的创新想象。他本人也表示,自己能获奖是因为坚持创新,而不是设计“千篇一律”的东西。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1张图片

《阿布扎比卢浮宫》,阿联酋阿布扎比,2006-2017年,图片© 让·努维尔,摄影:官丽达

BAZAAR:在你的作品中,观众很难看到自我复制。你对于建筑类型学的创新和建筑的文化表达保持怎样一种态度?

让·努维尔:建筑类型学或者说作品的自我复制,于我而言是不存在的。我从来都不去追溯之前的建筑风格历史,也不为突出风格而烦恼。当我们从每个元素的独特性去构思和设计时,自然而然就会创造出具有不可复制性的作品。

设计师每到一处新的选址,都会把其看成是一种相遇,并设法创作出让每个观众满意的建筑方案。他会仔细地研究每个变量,融合独特性元素,利用周围环境的特色设计出与之相匹配的图纸方案来突出此地的文化与魅力。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2张图片

《阿布扎比卢浮宫》,阿联酋阿布扎比,2006-2017年,图片© 让·努维尔,摄影:官丽达

显然,努维尔极为注重空间体验,善于使用新科技和新材料来探索建筑本身与历史和周遭的关系,并期冀给使用者提供最佳感受。值得一提的是,“光”这个难以控制的事物,也是其常用的重要建筑元素。他能够用光揭示出空间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打造出一场浪漫的流动性叙事。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3张图片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卡塔尔多哈,2003-2019年,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摄影:官丽达

BAZAAR:能以卡塔尔国家博物馆这个项目为例来谈谈你的设计思路和实践吗?

让·努维尔:这个项目在设计上最主要的就是突出大海与沙漠的特征,因为其选址处于沙漠之中,属于皇家领地,又同时靠近大海,所以我希望把皇族元素与卡塔尔历史共同体现在建筑中。

总结来说,“位于沙漠之中”这一独特元素必须要凸显出来。于是我们选择了与之相符的沙漠玫瑰意象,它是沙漠的象征。其次,我们在设计时还意识到时间与建筑之间的联系。博物馆的内涵本身就有时间与历史的概念,因此我们抓住了时间、大海与沙漠作为主要元素进行构思与创作,希望突出时间永恒的建筑特征。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4张图片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卡塔尔多哈,2003-2019年,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摄影:官丽达

BAZAAR:你是如何确定如今该博物馆的建筑风格的?

让·努维尔:我们基于捕捉到的建筑特征,给大众带来了一种新的建筑类型,让博物馆以一种随意的方式在不同的方向进行交叉。它的主体随意地向四周伸展,时而是拱顶、时而是几何状;侧翼也有的高、有的低,非常随意,以至于观众根本无法预料自己即将进入的空间是何种形状。

另外,由于其内外都采用了类似沙漠的颜色,所以它看起来就像是由单一建材建造的,这些组成建筑的“圆盘”也变成了内部图像的载体。

由于卡塔尔并没有太多历史或者艺术藏品,所以我们还请来了众多艺术家,希望他们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案来讲述卡塔尔的历史。这种激进的建筑形式根本上是为了表达卡塔尔先进的文化观念和技术能力,这也是近年来该国迅速扩张的原因之一。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5张图片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6张图片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卡塔尔多哈,2003-2019年,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摄影:官丽达

而回看中国,位于青岛的西海艺术湾则给努维尔提供了另一种项目形式,设计后的艺术社区绿化率达到了75%。人们目光所及之处,都有扑面而来的山峦和大海。

“西海艺术湾见证了今天的中国,艺术在城市设计中的重要地位,也见证了艺术家成为城市设计的重要元素。”
——让·努维尔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7张图片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8张图片

《西海艺术湾(建造中)》,中国青岛,2013至今 图片©西海艺术湾,摄影:黄少丽

BAZAAR:西海艺术湾作为你在中国接触到的第一个项目,你想通过它带给大众什么观念?

让·努维尔:西海艺术湾是一个体量非常大且丰富的项目,融合了几十种不同的建筑形式,是时间与建筑综合体内涵的集合。我们希望整个艺术湾给人带来的感觉是不同年代、不同建筑的集群,也希望通过多样化的建筑风格给人留下年代的沉淀感。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19张图片

《西海艺术湾(建造中)》,中国青岛,2013至今 图片©西海艺术湾,摄影:黄少丽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0张图片

《西海艺术湾(效果图)》,中国青岛,2013至今 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


BAZAAR:你认为西海艺术湾自身独特的亮点是什么?

让·努维尔:其周围的大海、渔民和渔村是十分诗意的元素。我们想以“把风景融入艺术和城市中”的概念,让大海和山峦联系起来,并在里面建造一座花园。

我们很清楚想要的效果是什么,例如从设计有遮挡的散步空间的角度来说,由于选址所处气候多雨,又考虑到寒冷与酷热等天气变化,我们便改而设计了一条从酒店通往博物馆的艺术特色走廊——这并非常见设计,而是根据项目特定环境而构建的,可以说是当地独特的环境和历史催生了这样的设计。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1张图片

《西海艺术湾(效果图)》,中国青岛,2013至今 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

BAZAAR:西海艺术湾的绿化率达到了75%,这是十分罕见的,也是由你和吉尔·克莱芒共同合作完成的,你如何看待建筑、景观之间的关系?

让·努维尔:建筑与景观的关系是十分密切的。在这个项目中,克莱芒想要通过“空地”的概念来实现花园的设计,“花园”是二者之间的桥梁,并保证了场域地形的连续性。而风格呢相对而言是偏自然主义的,很多被选用的树木躯干不是完全笔直的。同时,我们也非常注重花园的时间维度,因为其中的景观是需要时间来完成生长的。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2张图片

《西海艺术湾(效果图)》,中国青岛,2013至今 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

从以上项目中,观者找不到统一的个人风格,但这种无边的想象力确是努维尔最明显的风格特征。他反对已有的、没有生命力的或满是陈规的建筑。

伯纳德·屈米也曾经在《红,不只是一种颜色》中提道:“电影剧本看起来就像是建筑程序,建筑师则要编写各种各样的,预设了潜在时间的程序化剧本。”诚然,努维尔是一位高产的建筑师,但其每个项目都各具特色,并充分考虑到与周边环境的连接性,创造出了与原生场域的和谐。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3张图片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西53街53号塔(效果图)》,美国纽约,2007至今 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

=========

▲「 我是否拥有高技派的优雅?」

法国时常与浪漫、优雅相联系。而出生在法国西南部的努维尔,早年就有一个成为艺术家的梦想,并就读于美术学院。直到成年,他为了不想让父母感到失望,才一改当艺术家的初衷,决定成为一名建筑师。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4张图片

《巴黎爱乐交响音乐厅》,法国巴黎,2007-2014年,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设计师), 以及布里吉特·梅特拉事务所(合作完成主音乐厅的构思与项目落地),摄影:官丽达

由于建筑专业的繁忙和特殊性,努维尔总是夜间活动、白天睡觉,还不停地四处考察、闲游。他仿佛把巴黎当成了另一个24小时伴侣,更沉迷其中,并不时因其感到惊喜、震撼或被征服。随着不断地学习,他对城市的理解愈发深刻,这也为其今后的“炫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5张图片

《巴黎爱乐交响音乐厅》,法国巴黎,2007-2014年,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设计师), 以及布里吉特·梅特拉事务所(合作完成主音乐厅的构思与项目落地),摄影:官丽达

在建筑设计界,“高技派”主张反对传统审美概念,强调工业技术和时代感,并大量采用钢结构、玻璃等材料形成新的建筑形式来代替原有的混凝土结构。努维尔和建筑大师诺曼·福斯特同为高技派的代表人物,但不同的是,他拥有着浪漫的诗意和一份对科幻的热爱。

建造于1994年的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建筑师大胆创造了一个开放空间,并引领了如今的建筑设计方向——其透明的表皮在近距离和远处都给大众提供了一种奇妙的体验。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6张图片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法国巴黎,1991-1994年,图片©让·努维尔与艾曼纽尔·卡塔尼事务所 / 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摄影:卢克·伯格利

它基于轻,努维尔利用五千平方米的玻璃,精心编织了这样一个由650吨钢材组成的钢结构建筑,以表达去物质化的概念。他把玻璃和钢的创新用途和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并且打破了建筑的有形界限。这是一种包含了模糊感和消失感的诗意美学。

这样的让·努维尔无疑是激进的,也是令人赞叹的。甚至建筑师同行们时常对其形式、图案、材料和颜色等方面的卓越处理表示出肯定与赞赏。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7张图片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法国巴黎,1991-1994年,图片©让·努维尔与艾曼纽尔·卡塔尼事务所 / 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摄影:卢克·伯格利

“世界上所有的楼看起来都太相似了,它们经常看起来是可以互换的——它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存在。它们很少描述其所在的城市,它们很高,但不知名……我相信我的高楼是独一无二的。它的野心,明显地暴露在稠密的地中海空气中。”
——让·努维尔

我们可以从努维尔的作品中很明显地感受到他对于建筑的期望:建筑是自由的,是拥有生命力的。这和矶崎新、贝聿铭等建筑师的观点不谋而合。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8张图片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29张图片

《马赛之塔》,法国马赛,2006-2018年,图片©(业主)Constructa与(建筑师)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摄影:杰罗姆·卡巴内尔

努维尔“控诉”所有标准化的、可互换的或是无根基的预制模式项目,他认为建筑的力量在于独特性——这是一种帮助世界不断深化的能力。同时,其从属于特定的历史、地理、建造发起者和未来使用者等多个方面,它们是真实性的标准。因而,不断施展各种技能,优雅地挥舞着手中利刃的让·努维尔仿佛在说:“我想避免世界变小。”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30张图片

《Ycone住宅大楼》,法国里昂,2012-2019年,图片©让·努维尔建筑事务所,摄影:罗兰·阿尔卜


[编辑、采访、文/裘纯纯]

让·努维尔:我想避免世界变小第31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3344 articles)


时尚芭莎艺术 (13 articles)


访谈 (112 articles)


让·努维尔 (11 articles)


建筑大师 (163 articles)


展览 (512 articles)


设计案例 (799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