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普立兹克大师与他的家具们】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
 
  上回 Zaha Hadid 带大家上了一堂有趣又实用的家具数学课,这回换来个轻鬆一点的校外教学吧!先问问设计迷:提到「澳洲」,第一时间你会想到什么景点?(拜託~不要回答有一堆袋鼠啊)

  被喻为 20 世纪最伟大建筑之一的「雪梨歌剧院」自然是答案的不二之选。但你知道吗?雪梨歌剧院的塬始设计者,其实来自于一位远在北半球另一端、嚮往大海与船隻的丹麦建筑师──Jørn Utzon。然而,Jørn Utzon 虽以他充满自然及大海柔和元素的「海派」设计一夕爆红,让当时被视为前卫且梦幻的雪梨歌剧院设计得以有机会实践,但却也因此成了他建筑生涯的一大遗憾──于是,设计迷在本集【普立兹克大师与他的家具们】中,各位将会不停看到这位「海派」建筑诗人,上演起家具设计与歌剧院剪不断理还乱的重重纠葛(琼瑶风?)戏码,真是一番「高潮迭起」啊你怎么能错过!

  Jørn Utzon 或许不是一个众人皆知的名字,但他的作品却举世闻名。

  矗立在澳洲雪梨港边、偌大贝壳造型的歌剧院,正是出于这位丹麦建筑师之手;没有人能否认这是一项惊艷、伟大的建筑作品,也是拜雪梨歌剧院之赐,让他在落成多年之后,仍然获得建筑界的最高荣誉,成为 2003 年的普立兹克奖得主。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张图片

  早已成为当地标誌性建筑的雪梨歌剧院,还是联合国所列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Photo credit:Designing Buildins)

  身为造船家之子,Jørn Utzon 小时候便爱上船隻且拥有充分的航海经验;从小看着父亲绘图设计船隻、以及对艺术的喜好,而后进入了丹麦皇家艺术学院学习建筑。在 Jørn Utzon 的职业生涯裡与其他建筑同辈无异的是,他也是深受芬兰建筑大师 Alvar Aalto 影响的一员──对于自然、有机的造型,以及现代简洁的设计,有着热情的执着与诗意的诠释。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2张图片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3张图片

  位在哥本哈根郊区的 Bagsværd Church,是 Jørn Utzon 最后一项公共建筑设计。造型汲取自天空的云朵,而走廊与庭院结构灵感则是来自中国佛教寺庙,使教堂肃穆宁静下亦多了点温暖与柔美。(Photo credit:Archdaily)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4张图片

  Jørn Utzon 晚年选择在西班牙的马略卡岛,和其一生最嚮往的海天一色相伴。这座建于悬崖上的自宅 Can Lis,运用当地的砖瓦材料砌墙造拱,从室内看彷彿有着多且复杂的方正开口,是 Jørn Utzon 为了将明媚海景捕捉在隐影的景框中所做的小巧思。(Photo credit:Howard Chan/howardchanxx)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5张图片

  1957 年初,Jørn Utzon「意外地」赢得雪梨歌剧院的竞图徵选:从来自 32 个国家、233 件提案中脱颖而出。大胆突破的造型,更多次在建设工程上面对了超出经费、无法完成的挑战,所幸经过重重难关,歌剧院的落成无疑是建筑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即使其它建筑作品不如雪梨歌剧院知名,Jørn Utzon 却从未停止设计,也不止于使才华和创意驻足在建筑上。也因为如此,我们仍可从其歷年家具与家饰作品中,找寻 Jørn Utzon 向大海、船隻及自然取经的灵感美学,或许设计迷也能从下面 5 项作品中,感受到这位建筑诗人的海派设计梦哦!跟着一同往下欣赏吧!

  极光美景:《Aurora Chair》(1965 年)

  有如一张让人慵懒惬意的 Lounge Chair,《Aurora Chair》的诞生,源自于 Jørn Utzon 在雪梨歌剧院设计中的一环。

  当年 Jørn Utzon 无意间投稿的设计方案,并宛如灰姑娘般的雀屏中选,就此改变了他的设计人生。不过再积极的抱负、再完美的构思,依然抵不过预算、技术等现实层面上的种种压力,也使歌剧院的动工之路与 Jørn Utzon 同样地充满颠簸艰辛。

  Jørn Utzon 顺势以歌剧院裡大量採用的曲木,来表现极光谱线般柔和波动的样貌。此外,曲木夹板椅身不只符合人体工学,简洁的环型不锈钢椅脚亦增添了明亮和漂浮感,同时搭配布料(或皮革)包裹的软垫,更交织出刚柔并济的美感。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6张图片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7张图片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8张图片

  《Aurora Chair》有着高背或矮背两种款式,其中矮背搭配上椅凳更是 Jørn Utzon 设计下完美的延伸。是 Jørn Utzon 在家居生活中欲带入的北欧自然风。(Photo credits:Bonluxat、Fritz Hansen)

  歌剧院的缩影:《Opera》(2005 年)

  相较起家具设计,Jørn Utzon 的灯饰算是更为突出、多产的。而造型独特的《Opera》吊灯,则是让人一看就可联想起他那最出名的雪梨歌剧院外型。或许是为了弥补自己未能亲眼见证歌剧院完成便打道回府(1966 年离开,至此 Jørn Utzon 一生再未登上澳洲土地)的遗憾,因此把建筑上像壳又似帆的有机型态精髓,带入了这盏玩味十足的吊灯中。

  Jørn Utzon 企图在《Opera》吊灯上,用温润的金属质感与独特风格,加上不呆板的灯光照射,为室内空间点亮和谐又活泼的光明!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9张图片

  《Opera》优雅不对称的非球体设计,虽然令人一眼就想到雪梨歌剧院的壳状外型,不过据说歌剧院最早的创意构成,其实来自于 Jørn Utzon 从剥到一半的柳橙样子而得来的灵感......如此说来,这才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有机」设计呢(笑)。(Photo credit:Lightyears)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0张图片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1张图片

  除了以 7 片金属灯罩叶层层堆叠,创造犹如雪梨歌剧院壳型般的层次感,《Opera》的光线也在不过度溢出、层层方向和阴影中,流洩出情境之美。(Photo credit:Lightyears)

  投射儿时的船隻迷恋:《JU1》(1947 年)

  《JU1》吊灯最早一度被称为「Tivoli」(名称源自丹麦最古老的游乐园),不过后来因故而不得使用该名称。以 Jørn Utzon 之名简写的《JU1》,已经有将近 70 岁的歷史,是 Jørn Utzon 早期的知名灯饰设计,也是他第一盏汲取自船舶印象的特色作品。

  Jørn Utzon 将童年看着父亲设计船隻的记忆,融入了《JU1》的设计,并将船舶平滑的线条首现在吊灯的外型上。倘若不是往后雪梨歌剧院的声名大噪,又会有多少人见识到这位建筑师对于海洋与自然的异常执着呢?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2张图片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3张图片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4张图片


  现今市面《JU1》吊灯有温暖铜、冷酷铬与亚光白等 3 种款式,代表着使用不同的材质与色泽,在简单又经典不过时的造型中,为空间带来不同性格和色彩。(Photo credit:&Tradition)

  深不可测的杯中空间:《Spring》(1949 年)

  相较于大型家具的设计,不难看出 Jørn Utzon 反倒对小型家饰的情有独钟。

  这项同样远在歌剧院之前的设计,起源于 1949 年、年轻的 Jørn Utzon 前往纽约,拜访知名建筑大师 Frank Lloyd Wright 时的一段对话。当时 Frank Lloyd Wright 随意举起一个玻璃杯问:「这个杯子最重要的是什么?」Jørn Utzon 则回应:「最重要的就是杯中的空间。」

  短短的对答,表达出《Spring》水杯充分展现了 Jørn Utzon 对自然曲线的爱好与身为建筑师的择善固执。以「喷泉」作为命名,也让这个小而美、如水晶般透彻的玻璃杯中,有着迷人、泉水涌流的诗化意境和流线外型。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5张图片

  深信杯子最重要的是其中的空间,Jørn Utzon 让《Spring》具有多元的用途,无论是纯水、鸡尾酒饮料,或者化身为白兰地小酒杯使其倾斜、散发出浓郁酒香,在在表现 Jørn Utzon 为餐桌上设计的美丽经典,也是普罗大众都可轻易拥有的大师级设计!(Photo credit:Architectmade)

  来自音乐厅的明亮旋律:《Concert》(2005 年)

  在雪梨歌剧院内设有多个场馆区域,其中的歌剧院(Joan Sutherland Theatre,塬名 Opera Theatre)已然化身为《Opera》吊灯,而全院最大的场馆音乐厅(Concert Hall),Jørn Utzon 自然也是不会放过啰。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6张图片

  雪梨歌剧院音乐厅。(Photograph by Jozef Vissel)

  与《Opera》有异曲同工之妙的《Concert》吊灯,Jørn Utzon 再次以一种操弄光线的手法,映出音乐厅的优雅格调。或许是晚年与雪梨歌剧院的尽释前嫌,令建筑诗人有感而发,转而将对于歌剧院的氛围想像,投射在这组灯饰上,所以 Jørn Utzon 也在这一生难忘的建筑经歷中,看见了音乐和光线的平行性──两者都能激发人的情绪与感受!

  他所想的,是如何以灯光来调和一个空间的气氛、创造出和谐的组合,这也使 Jørn Utzon 如同一位作曲家般,专注而不懈。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7张图片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8张图片

  有机造型、俐落的抛物线条、醒目纯净的白色,并採 4 个层次上下映照的光线设计,以减低眩光且不张狂刺眼的效果。《Concert》欲呈现的,便是散发出一股静谧高雅的气质。(Photo credit:Lightyears)

  雪梨歌剧院或许是 Jørn Utzon 设计生命中最大的光环与伤痕,但这位丹麦才子,却从未放弃在家具、家饰及其它的建筑作品中,道出他对自然有机、曲线、光线与空间的独特解读。光是这点,相信更值得设计迷们一同细细探索、重新品味呢!

雪梨歌剧院是一生无解的设计梦,家具也能带着「海派」诗意的 Jørn Utzon第19张图片

  (Photo credit:Utzon Center)

  via:mottimes.com


19.jpg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 (327 articles)


文化建筑 (816 articles)


建筑设计 (1502 articles)


歌剧院 (34 articles)


建筑师 (579 articles)


设计师 (134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