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感谢特约建筑评论人每筑建文将本文授权「专筑网」                                                                                                

【每筑微评】建筑师王大鹏是每筑建文的朋友圈中一名出色的文学才子,他的建筑小说、建筑评论都很独到。我一直非常困惑日本住宅可以花样百出,而中国住宅的模式尽管近年来不断翻新,但还是总感觉缺少自己钟爱的那一款。王大鹏认为,我们做建筑设计的常常用“为他人做嫁衣”来描述自己的工作,其实我们的甲方(无论开发商还是每届的政府官员)何尝又不是这样的心态呢?因为是“为他人”,所以我们更在乎“嫁衣”,甲方是这样经常是这样要求设计的:一定要时尚、夺人眼球、中西合璧、富有民族特色、五十年不落后……建筑师面对这些要求,如同皇帝新装中的两个骗子一样,使出了浑身解数使得这“嫁衣”尽可能的光鲜绚丽……大鹏说,设计对我来说一是谋生,二是谋素材,有那么一天我会让设计以另一种方式呈现。。。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
                                                                                                                                                          作者:王大鹏

最近看了一本名叫《盖房记》小书,作者竟还是两个人。书虽很快读完,内心却久久难平,我想这绝不是因为作者是日本人的缘故,大抵正是他们的“盖房记”触动了我尚未僵化的软肋。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1张图片

年近六十岁的著名设计史学家柏木先生根据自己的经济现状及生活习性,多次在海边山脚考察相中了一块建房用地,他“希望自己的房子不仅具有设计美感,还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同时也希望房子能建的方便实用,更希望能通过建造一处新房来改变我们(夫妇)的生活”,柏木先生再三考量后选中了建筑师中村好文为自己设计房子。中村好文小柏木两岁,并且和柏木还是校友,他以设计普通住宅而闻名,之前还为作家村上春树设计了住宅。他在《住宅读本》一书里写到:“所谓住宅,并非只是一个将人的身体放进去,在里面过日常生活的容器,它必须是个能够让人的心安稳、丰富、融洽地持续住下去的地方。”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2张图片

中村好文全书以相互穿插叙述的方式,将一栋房子的建设过程从概念、选地、建造、装修直到完工进行了记录,由于两个人的角色和立场不同,从而使读者能够充分理解建筑设计与实际需求之间的矛盾与平衡之美。他们彼此之间的试探、揣摩、开诚布公和最终的默契,恰如一个读者所说“如同两个老男人在谈恋爱”,当然他们最终共同创造了一栋“质朴而大胆的房子”,一个可以依托终身的家。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3张图片

日本某住宅一这样的盖房过程和结果都让人心动,当然也让房奴和屌丝们心酸,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来建造房子?那是连做白日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啊。我们现在是全球不折不扣的最大建筑工地,可谓占尽了天时、地理与人和,似乎没有理由设计、建造不出好建筑,可现实的情形大家有目共睹,岂止一句“不容乐观”所能道尽?!谁都知道房子离不开土地,建筑师也基本把处理建筑与“场地”的关系作为设计的第一要义,可是真正属于建筑的土地在哪里呢?当下与设计和建造房子相关的土地基本集中在城市,最大的建造内容为开发商主导的商品房和政府投资的公共建筑。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4张图片

日本某住宅二我们知道商品房土地使用权为70年,公共建筑的土地使用权年限没有说明,似乎是永久的,实际的情形是我们目前商品房平均寿命也就三十几年,公建寿命更不容乐观,因为对公建的拆迁与改造基本不存在阻力。无论设计者还是建造者面对的土地基本都是抽象和多变的,虽然大家都希望能建造出一座座永久的“丰碑”,可潜意识里谁也不会把这当真,设计与建造的过程似乎就成了逢场作戏,“安居乐业”那是上古的事情。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5张图片

日本某住宅三能为自己设计建造房子的建筑师是幸福的,当然这在当下的社会实属罕见,一般说来建筑师只有通过甲方才接触到土地,而我们面临的又是什么样的甲方呢?当下能成为甲方的基本只有两大类人,一者为开发商,另一者为政府,其实他们都不是建造房子的最后使用者,仅仅是参与主导着设计与建造过程,至于他们的建房动机如何且不去评说,单就是将设计建造过程与实际的使用者基本完全隔开就可想而知会造成多少后患。我们不仅仅是全球最大的建筑工地,更是最大的改造工地,看看住户买房后第一时间把能砸的墙都砸了就知道了,公建的使用也好不到那里去,因为大家目前的生活与学校、医院、车站、剧院、图书馆、博物馆等无论关系密切与否,都比较被动,基本还谈不到对这些建筑格调的品味。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6张图片

日本某住宅四我曾极端的和朋友说我们的设计基本上没有真正地甲方,朋友大惊,反问这怎么可能。我解释说一个或大或小的居住区就被几个所谓的前期策划部、销售部、设计部的人给决定了,而另一类甲方(或大或小的政府官员)热衷于建造那么多他们自己基本也不去的图书馆、博物馆、大剧院,这两类人算得上真正的甲方吗?但是除了这两类“甲方”我们还存在别的甲方吗?在利益与权力最大化的博弈中,建筑师成了美化理想生活的工具(当然也有不少立志于“创造”他人生活的建筑师),无论是否虔诚还是装傻,他们美化的理想生活在现实中都如同空中楼阁一般飘渺。身为建筑师,从业十二载,回头细想还真的没有遇到过特别“具体”的甲方,尽管我们一直坚持着“以人为本”的设计的理念在工作,可是这“人”到底指的是谁呢?大家都在忙着“为人民服务”,也许这“人”就是“人民”的简称吧。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7张图片

日本某住宅五 建筑师一般很忌讳别人把自己的“作品”叫做房子,因为房子意味着吃喝拉撒睡,意味着喜怒哀乐生老病死,意味着普普通通的过日子,建筑师当然希望自己设计的是“建筑”,那可意味着艺术文化,意味着格调品味,甚至意味着历史与永久,不夸张的说我们当下的绝大多数建筑师就是这样理解建筑与设计的。这种无根性的设计最后造就了大批的“艺术家型”建筑师和“奇观建筑”,他们有能力甚至不缺才华,利用一次次的实践机会实现着自己的“作品”,他们潜意识中的“甲方”是媒体关注、同行的评说和国际权威的评判,他们成功的标志就是那些发表在杂志上近乎完美建筑照片和貌似高深的理论阐释,还有国内外的各种奖项,建筑师在不同场合阐述着自己的设计理念,面对各种奖项以至于飘飘然了,似乎理想已经实现。现实中的房子是什么样子呢?一般来说建筑师发表的作品照片中基本都是没有人,因为在这些照片基本是在房子建成第一时间拍摄,哪还敢拍摄自己作品使用五年、十年后的照片?那需要多大的勇气。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8张图片

日本某住宅六中村好文在《盖房记》中是这样写他在勘踏用地现场情形:“我用磁石确认方位,观察太阳升起与落山的位置,确定日照情况,察看冬至时分周围住宅的日照情况,预测风的通路,假设建成后的新宅要占多大地方,使用360度全景立体相机拍摄连续照片,实际测量水电设备的位置,像一条狗一样蹲在空地一角不断挖土,以确认地界位。在外人看来,这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回去的时候,还边走边察看周围的环境,仿佛偷内衣癖一样,实在可疑……”其实柏木先生要建造的两层小房子面积也就两百平方米多一点,可从业大半辈子的建筑师还是如此的虔诚与一丝不苟令人动容,因为他知道这花销是柏木先生一辈子的积蓄,这房子对主人来说是安身立命的家,他还知道建造房子对处女地的意义,基于此他才如同出道伊始,“像一条狗一样蹲在空地一角”。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9张图片

日本某住宅七这本小书中还有一个让人感慨的是工程造价对设计乃至生活的制约,设计史学家本人除了藏书颇丰还畏寒怕热,尽管他一再要求设计要“质朴而大胆”,可是他的预算却捉襟见肘,怎么办?建筑师反复修改设计,针对他“畏寒怕热”的体质对建筑采取了特殊措施,为了节省模板造价将梁柱的结构形式修改为纯混凝土墙板的箱型形式,甚至利用自己与施工老板多年的交情“请客喝酒”,以期得到尽量优惠。即使建筑师使出了浑身解数,仍然难为无米之炊,最后定稿的方案还是取消了地下室书库,建成的房子中只能容纳房主70%的藏书,这是多么大的遗憾啊!难道你我现实的生活不正是这样吗?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10张图片

日本某住宅八在这个消费主义至上的时代,按理建筑师应该对工程造价很敏感才对,可实际情况是绝大多数的建筑师对工程造价十分的无知和麻木,看看那些夸张张扬的造型、动辄进口石头敷面的材料吧,因为我们是在设计刺激人眼球的“艺术品”,只要有人愿意埋单就好了。在建筑师潜意识里都希望自己的设计能用上世界上最好的材料和建造技术,他们根本不清楚三千元每平米和四千元每平米造价到底会对设计品质影响有多大,因为他们出图后甲方(无论开发商还是政府官员)都很有自己的主见,何况他们认为是在出钱实现建筑师的想法,长期以往建筑师在这方面的能力就缺失了,所以我们常常会看到不少用大牛刀杀小鸡的设计方案,也许只有当建筑师自己买房和装修后才多少能体味到“造价”与品质的利害关系。当下的建筑师特别在意自己的创意,真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至于如何将这些“创意”落到实处,不少人既没这方面的能力和经验,甚至连这方面的意识都没有。

暂且不论本书中房子设计的好坏,但就是建筑师至始至终对设计和建造的执着态度就令人肃然起敬,他和木匠、造园师等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他们可谓亦师亦友,在相互协作中取长补短,他们一起研究如何用墨汁多次将木材染的更有韵味,如何将玄关的枕木铺的更别致,建筑师还针对住户生活使用设计了橱柜餐具架甚至钢制火炉……基于我们的设计现状和建造速度,建筑师的设计与实践互动基本被割裂了。当柏木先生对建筑师设计的混凝土围墙有异议,甚至想要凿掉一部分围墙,中村先生是这样提议的:“用不了多久,植物长的茂盛了,你就不会那么介意了”,这种平和的心态让人感动。他的确是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着自己信念:“一个不热爱人类的建筑师没有资格设计一栋能让人幸福的居住于其中的宅”。

搬到这幢新房子后,柏木先生说:“感觉自己在生活中产生了对窗外的阳光,对天气和气候的关心。以前,我一点儿也不在乎屋外的天气,一直觉得只要是屋里屋外被分隔就好。”这正是好房子潜移默化的影响,当下都市与大批量的现代建筑里,孕育出了我们这个时代所特有的“宅男宅女”,这不正是都市居住方式与自然和季节相隔绝的结果吗?

对我们当下城市现状描述最常用的一个词是“千城一面”,其实每个城市真是整齐划一的“一面”也倒好了,现实的情形更多的是既脏又乱又差,街上建筑大多数俗气而平庸,少数的却如同鹤立鸡群一般而突兀,合在一起显得那样的滑稽与浮躁,这也不正是我们城市人生活的真实写照吗?可悲的是我们几乎每个城市都是这个样子。千万不要以为城市是最不幸的,我们还可以“礼失而求诸于野”,当下的农村又是怎么建房子呢?按理农民拥有可建房子的土地,可以按自己的生活模式与理想建造出适宜的甚至诗意的适合居住的房子,这种情形可能只存在于传说和历史中了。九十年代初富裕起来的农民还热衷于建造小洋楼显富,甚至不惜用白瓷片把房子贴满,这些房子被城里人讥笑为“公共厕所”,而现在农村的青壮年都进城务工了,农村里剩下了老人和所谓的留守儿童,谁还有心思再建造房子?即使有人愿意回老家盖房子,情形又会怎么样呢?传统的农村盖房子基本没有设计,至多就是请风水先生看看,格局和样式就由工匠根据之前的程式略加修改就建造了,而当下传统的老房子基本荡然无存,何况那些靠言传身教的工匠纷纷谢世,随他们远去的还有祖祖辈辈积累的经验与手艺,于是农村即使盖新房也基本是拙劣的模仿城市的样式,加之用材简陋施工粗糙,最后的房子显得不伦不类,其实这些房子与当下农村断裂的生活方式相比又算得上什么呢?不愿意衣锦还乡的有钱人急着要进城做市民,那些曾经洋溢着自豪与喜气的白瓷片早已蒙尘、开裂与剥落。这很荒唐可笑吗?城市的建筑不也是在模仿甚至抄袭发达国家的吗?据报道中国富人有40%已经移民了,剩下的富人在积极准备移民,难道我们现代化的进程只能是单向性吗?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11张图片

皇帝的新衣房子落成,主人入住,可谓皆大欢喜,作为全程操劳的建筑师会是什么心情呢?面对别人的提问,本书的建筑师是这样回答的:“那是一种将灌注了很多情感培养成人的女儿嫁出去时的父亲的心情”。我们做建筑设计的常常用“为他人做嫁衣”来描述自己的工作,其实我们的甲方(无论开发商还是每届的政府官员)何尝又不是这样的心态呢?因为是“为他人”,所以我们更在乎“嫁衣”,甲方是这样经常是这样要求设计的:一定要时尚、夺人眼球、中西合璧、富有民族特色、五十年不落后……建筑师面对这些要求,如同皇帝新装中的两个骗子一样,使出了浑身解数使得这“嫁衣”尽可能的光鲜绚丽,庆幸的是那两个骗子使用的材料是空气,不幸的是建筑师使用的材料是钢筋混凝土,要知道时尚的寿命只有三个月而不是五十年!尽管我们当下造的房子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几年,可保守的估计钢筋混凝土风化要数百年,于是街头到处是那些难以华丽转身的尴尬角色,它们存在的一大价值就是忠实的记录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状态。

注:
1.原文来自QQ空间2013-06-11
2.部分图片来自@尹杨坚的新浪微博
3.王大鹏,QQ空间笔名大漠云烟,筑境建筑杭州公司副总建筑师、高级建筑师、一级注册建筑师、杭州建筑工程评标专家、东南大学工程硕士导师、中国建筑师协会会员、中国博物馆协会博物馆建筑空间与新技术委员会常务理事。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12张图片


每筑建文发布宗旨忠实记录当代华人建筑领域的事件、人物、作品和声音客观反映当代中国建筑的现状和思潮汇聚中华建筑智慧
更多内容详见
中国建筑纪实网官方网站:http://www.archi-nonfiction.com
投稿请发特定邮箱:meizhujianwen@163.com,或者mzjwikuku@163.com
新浪微博:@每筑建文
新浪微博话题:#每筑建文#
参与讨论微信平台:微信加MEI-ZHU-JIAN-WEN
从“盖房子”到“他人的嫁衣”/王大鹏第13张图片
2564c0e5930b90d9ac3b0e8e6e8a9cfc.gif
27a59dcc41786756fd939e37d27d4ed8.jpg
e1db771eb2f9b6339c48a69cbe15faa1.jpg
4cf6115652eda5b3b2b624629d04ef03.jpg
39fe1a5ae23d3642b958b195be6d78de.jpg
2c56f7d3eb2258613a56d90516d8f018.jpg
68330c286f1d106ac9726ecc530bbf72.jpg
73b0de023a4b04fd44130d4ec3673769.jpg
66871aa8ca98b1cfc736e433546c0789.jpg
514cbafbc98dfb461e4fb5dd2f1a27ed.jpg
0370022070e02239823c64410ac12b57.jpg
c96b9b9999040c218400cc4e90990d34.jpg
86b0a364ae1b88438962e6a3f72f6b3d.jpg
f2079eff136690a0e56b8b1e139c9ac9.jpg
2564c0e5930b90d9ac3b0e8e6e8a9cfc.gif
27a59dcc41786756fd939e37d27d4ed8.jpg
e1db771eb2f9b6339c48a69cbe15faa1.jpg
4cf6115652eda5b3b2b624629d04ef03.jpg
39fe1a5ae23d3642b958b195be6d78de.jpg
2c56f7d3eb2258613a56d90516d8f018.jpg
68330c286f1d106ac9726ecc530bbf72.jpg
73b0de023a4b04fd44130d4ec3673769.jpg
66871aa8ca98b1cfc736e433546c0789.jpg
514cbafbc98dfb461e4fb5dd2f1a27ed.jpg
0370022070e02239823c64410ac12b57.jpg
c96b9b9999040c218400cc4e90990d34.jpg
86b0a364ae1b88438962e6a3f72f6b3d.jpg
f2079eff136690a0e56b8b1e139c9ac9.jpg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建筑 (6606 articles)


每筑建文 (136 articles)


建筑设计 (1480 articles)


建筑师 (491 articles)


王大鹏 (4 articles)


居住建筑 (2086 articles)


住宅设计 (200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