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不二艺术                                                                                                


不二说一  艺术岛屿

“唯有花费如此长久的时间,一边建造一边思考,或者是一边使用一边思考,经历这种永续发展的过程,才能产生真正的力量。制造者与使用者没有对话,只是一味的生产、消费新东西的社会结构,无法创造出像直岛这种‘活着’的场所。”——安藤忠雄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张图片



Naoshima|艺术岛屿   

故事要从某张照片中伫立海边、满怀疑问的两个男人说起……两人都年过中旬,戴着眼镜,西装革履。他们周围是嫩绿的松林,茂盛的青草没过他们擦得锃亮的皮鞋。其中一个穿着白衬衫、灰白西服,打着条纹领带,他有一个建筑构想。另一个年长些的穿着深色的衣服,正指着远处某个看不见的地方。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张图片

△  三宅近次与福武哲彦

这一年是1985 年。

这两个男人是三宅近次和福武哲彦:前者是彼时直岛的市长,刚在当地置了一块地;后者则是福武总一郎的父亲。照片中,海水在香槟色的天空下泛着粼粼银光。但早已今非昔比,数十年来,神户、大阪和广岛的工厂将污染物排向这片海域,鲨鱼也不再来这里玩耍。直岛自身也疲态毕露。而福武和三宅在此地比画着将艺术、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梦想时,心里也非常清楚,光靠他们两个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4张图片


Naoshima位于日本Sento海瀬戸区域,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有人居住,但在后来被废弃,直到现代,安藤忠雄、莫奈、草间弥生… 太多艺术家的名字改变了这座小岛的定义。

“因为当代社会正淹没在物质和信息当中,我想要制造一片远离城市喧嚣的天地,在这里,人们可以真正细味’乐活’的意义。”直岛福武美术馆主席福武总一郎说,“与其去领略那些已被事先设计好的价值,我更想让人们与艺术直接连通,从而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意义”。没错,正是艺术家们的改造唤醒了Naoshima的生命力,这里每个建筑的缝隙里尽是艺术的气息环绕着你,那么享受一段夜跑把时间挥霍在艺术上的时光非常棒。


贝尼斯之家美术馆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5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6张图片


贝尼斯之家美术馆屋顶 Benesse House Museum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7张图片


贝尼斯之家 Benesse House

随着安藤忠雄精心设计的三座巨大的马蹄形建筑在直岛成功落成,总一郎改造直岛的决心更加坚定。这位超级明星建筑师也渐渐成为直岛王国的标志之一。

1992年夏天,安藤的贝尼斯之家( Benesse House)对外开放,既为旅客提供住宿,也收藏和展示艺术品。组成贝尼斯之家的方块、圆形建筑和围墙仿佛在及踝的泥路上跋涉,将要穿越海岬,而它的坡道、广场和门厅则挑逗似的望着远处的圆丘、山坡和地平线。随着视野愈发开阔,安藤为贝尼斯之家设计的建筑也越来越趋向齐整规则的形态。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8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9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0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1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2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3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4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5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6张图片

△ 《天秘》,安田侃

1995 年设计完成的贝尼斯之家“ 椭圆 ”部分(BenesseHouse Oval)拥有椭圆形露天屋顶,绿色植物从屋顶边缘垂落下来。出人意料的是,11 年后,他被说服并短暂参与修建了贝尼斯之家“ 公园”部分( Benesse House Park )的木质建筑。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7张图片

△   建筑,安藤忠雄

又过了将近10 年,总一郎才终于着手为安藤的建筑设计投资建造一座展览馆。对此,安藤并未设计一座全新的建筑,反而决定修复一所拥有200 年历史的传统木质结构的房子。为了延续自己此前的建筑风格,室内加入了他标志性的混凝土元素。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8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19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0张图片

△ 从贝尼斯之家望出去的海景


地中美术馆

随着安藤忠雄2004 年地中美术馆的大获成功,直岛一举跻身于世界前列。在这座建筑杰作中,安藤将捕捉到的太阳光束深深推入地底,照射在詹姆斯·特瑞尔( James Turrell )和沃尔特·德·玛丽亚(Walter de Maria)两位巨人空寂无声的艺术领域里。

在最神圣的地方,警卫们身着一尘不染的制服守护着莫奈的五幅睡莲图,仿佛一扇又一扇的窗户和越来越明亮的世界。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1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2张图片

△ 《睡莲》,克劳德·莫奈

岛上无处不在装置艺术品,而整个直岛最重心的作品是2004年建成的地中美术馆(Chichu ArtMuseum)。它确实被建造在了一座山的地底下,安藤忠雄特别设计了开放式庭院,还有让人在地底下仍然能够看得见天空的空间设置,从低到高让“地中”的名字有了不一样的层次。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3张图片


Walter De Maria 瓦而特• 德• 玛利亚《时间、永恒、无时Time/Timeless/No Time》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4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5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6张图片



草间弥生

Naoshima最具标志性的是那个在小码头尽头眺望着濑户内海的“南瓜”。在这个多少有点与世隔绝的小岛上,草间弥生的代表作品在一片空灵的天地间安静而鲜活地宣示着“直岛贝尼斯艺术之地”(Benesse Art Site Naoshima)的主题:艺术、建筑与大自然在这个地方将以新颖的方式融合。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7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8张图片


安谧伫立在码头的黄色大南瓜,面朝大海,勇敢坚强。你需要做的就是环岛奔跑的时候遥望或者走近它,静谧的片刻你会放下生活的不温柔,拥抱这一瞬间世界尽头放空的平和。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29张图片

△  《南瓜》,草间弥生

这件作品十分笨重,带着波点、螺纹和茎干从天而降,落在伸进海湾的混凝土栈桥上。这是草间弥生的作品《南瓜》(Pumpkin),白天是与出租车相似的亮黄色,到了晚上可以点亮。如今,越来越多的艺术品获得了自由,它们出现在弯曲的小径上或是茂密的松林间,在野外某处特别的地方嬉戏玩闹。


李禹焕美术馆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0张图片


Lee Ufan 李禹焕《石头和柱子Relatum—Point, Line, Plane》

直岛的另一个重要博物馆是2010年6月开幕的李禹焕美术馆,它是艺术家本人与安藤忠雄合作的结晶。建筑还是安藤忠雄一贯的水泥建筑风格,在正方形的前庭中摆放着李禹焕的作品《石头与柱子》。其实他们两个人的合作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为李禹焕是“物派”的代表人物,而“物派”的作品注重物体与物体之间的相互关系、物体或物体表面所涉及的空间,将空间视为作品因素之一来考虑,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场”的变化。这和安藤忠雄的设计有了某种契合。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1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2张图片

△  《对话》,李禹焕

岛上的艺术品也不愿屈居建筑之下,纷纷挣脱了贝尼斯之家的禁锢,在野外寻找新的家园。在这场贴切地被命名为“ 超越边界”(Out of Bounds )的展览中,直岛迎来了它新的标志。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3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4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5张图片


不久,人们又在直岛市区的小巷子里发现了它们:有的爬进了空置房屋的窗户,有的在庭院的碎石径上爆开,或者欢乐地溅落到墙的另一边,或者顺着走廊危险地匍匐前行,抑或在房顶欣然盛放。这是2001 年9 月,为纪念艺术、建筑与自然十周年而策划的创意项目的一部分,它的开展令全岛上下深为震撼。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6张图片

△ 《关系项—— 一种信号》,李禹焕


“家”计划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7张图片


杉本博司 护王神社项目

“家”计划是艺术家对本村的古民居村落的改造计划。本村是直岛上自古以来便传承下来的村落,是城墙遗迹、寺庙、神社等老式建筑集中的区域,但近年来因受到人口稀疏化及高龄化影响,许多建筑都成了无人居住的空屋。艺术计划就是将这些废旧的老屋,进行保护性修缮,并将其变成一件装置艺术品。

角屋是“家”计划最初的作品,由宫岛达男制作,整个艺术项目分布在民居之间,穿行在当地原生态的低矮木屋组成的街区,寂静、自然,经过改造的装置艺术品和居民的自有住宅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和谐共生。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8张图片


杉本博司 护王神社项目(2)

摄影师杉本博司则设计制作了护王神社项目。护王神社是供奉岛上氏神的重要神社,它承载某种精神的寄托。杉本博司以伊势神宫的神社建筑为原型设计了护王神社,其中通往正殿的阶梯用的是制作眼镜的一种稀有玻璃材料,这段楼梯经常被大家叫做玻璃楼梯。神社下还有一个密室,狭小的通道只能单人行进,四周都是石制的墙壁,能看到的只有出口处的光线。但是从石室出来迎面而来的却是辽阔濑户内海海景。压抑与释放,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安藤忠雄设计的南寺项目,是家计划中唯一不是废屋再利用的项目,因为这是专门为美国艺术家詹姆士• 特勒尔的《月球的背后》特意建造的,二百多平米的空间只为一件艺术品。南寺的墙面使用了与岛上大多数木质建筑相同的烧杉板,这也是安藤作品中少见的木质建筑。建筑追寻了人们对于古旧庙宇的永恒记忆。艺术与建筑,当下与过去,这件作品很好的诠释了这一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39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40张图片


2006 年,又一波艺术巨浪涌向直岛,斯坦达德二期项目将目标对准了濑户内海附近,其中包括犬岛上的一座废弃的炼铜厂,以及高松和宇野的轮渡港口。2010 年,首届“ 濑户内国际艺术祭”将艺术的浪潮带到了更远的海岸:不仅淹没了直岛,也影响到丰岛、女木岛、男木岛、小豆岛和大岛。三年后,又有五座岛屿参与其中。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41张图片


今天的直岛已经换了一副模样:心跳声在林间回荡;对李禹焕(Lee Ufan)的致敬回响在混凝土隧道里,直达寂静的山谷。总一郎仍在那里,在某处,在所有这一切的中心,但随着艺术、建筑和自然在浓密的松林和弹球罐里碰撞,激起的涟漪也在不断扩大。如今直岛讲述的是艺术家和设计师,本地人和游客,建造者和园丁,巴士司机和小店老板之间发生的故事,说的是从前的那一片海现在已开始慢慢恢复生机。

每一个转角都能遇见一处作品,探索岛上独特的景色和享受清净的艺术会是你夜跑时最大的乐趣。当然,还可以去Naoshima周边的艺术岛屿Teshima和Inujima。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42张图片


正如安藤忠雄所说:“唯有花费如此长久的时间,一边建造一边思考,或者是一边使用一边思考,经历这种永续发展的过程,才能产生真正的力量。制造者与使用者没有对话,只是一味的生产、消费新东西的社会结构,无法创造出像直岛这种‘活着’的场所。”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43张图片


让直岛“活着”的不止是每年不断增加的建筑和艺术品,还有每三年举行一次的濑户内海国际艺术节。艺术节目前在濑户内海七个岛上举行,在三个半月的节日期间有来自日本及外国的艺术家展出接近100 件杰出的艺术品。为了打造更完整的艺术生态环境,倍乐生公司在濑户内海的其他岛屿上也在大力推进各项当代艺术项目,犬岛、丰岛等等都在其列。


●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44张图片


艺术岛屿 | 现实中的超现实主义之旅第45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2979 articles)


不二艺术 (34 articles)


建筑 (9258 articles)


岛屿 (23 articles)


超现实主义 (4 articles)


安藤忠雄 (57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