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行走中的建筑学
                                                                                       
“兼容的现代:芝加哥和美东现代建筑·第2期”正在招募!点击上图 查看招募详情,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报名页面。……

编者按:政治和战乱,让欧洲的精英们在二战期间离开了自己的故土来到美国,将当时欧洲的先端设计理念直接带入了仍深受巴黎美术学院(école des Beaux-Arts)教育系统影响的美国建筑教育界。

其中格罗皮乌斯和密斯将这些被认为是乌托邦式的前卫设计思潮分别带入了东岸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芝加哥的伊利诺伊理工学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他们透过教育和实践,加大了现代主义在美国发展的深度和广度。

但对于年轻的美国而言,文化传统的不在所带来的精神焦虑始终盘旋不去。

四岁移民美国,出生于爱沙尼亚犹太家庭的路易·康(Louis I. Kahn)在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接受了法国美术学院式的建筑教育后,也直面了来自欧洲现代主义的冲击。不同于其他同代的年轻建筑师,他并不愿意接受只是一个形式上的模仿或是简单转化的做法,但是对于现代建筑中所呈现的理性他并没有选择拒绝,而是进一步去探索更深的秩序。他的实践将美国的现代建筑在国际风格的路上往回拉了一步,重拾在其中被抹灭淡忘的精神向度,同时融合了现代理性从而指引出一个可能的思考方向。

这一次,我们前往美国东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寻找路易·康。通过探访他在美东留下的经典作品,我们得以反观自身。因为,当你发现了路易·康,你就找到了建筑最后的归宿。

1. 菲利普斯·埃克赛特学院图书馆Phillips Exeter Academy Library 路易·康,1972年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3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4张图片


对康而言这栋建筑有两层意义,在功能上来说它是个图书馆,在精神上它是个教堂。他也曾说:“图书馆空间的起源来自一个人拿着一本书走向明。”康的这些想法和愿景都完整地呈现在这件作品之中。一个屋顶采光的室内中庭被放置在正方形的平面中,这是康后期作品经常出现的手法,屋顶下呈对角线十字交叉的深梁有效地过滤了直射的强光,将光线带入室内主要的公共空间和中庭周围的书架区域。其尺度在垂直方向上是一个明亮的且比例接近黄金比的空间,同时整个图书馆带有康后期作品中常见的强烈向心构成的特征。

康将整个建筑的结构系统分成了三个层级,而这三个圈形层级也对应着内部的功能需求。第一层级是深 4.9 米的外部砖构承重墙系统,内是设有210个阅读座位的主阅览区,该区域靠窗且有良好的自然采光。第二层级是钢筋混凝土构架系统,该系统满足了存放书籍所需要的结构荷载,在低层需要大跨度的空间中,康使用了三角形深梁承载上面楼层柱子传递下来的压力。第三层是围绕室内采光中庭、有着圆形大开口的混凝土承重墙体,该墙体不仅营造了戏剧性的空间效果,还与核心筒共同负担了结构体的水平荷载。这样的圈形层级就如同俄罗斯套娃,体现出一种建筑中的建筑的意味。

2. 耶鲁大学美术馆Yale Art Gallery路易·康,1953年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5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6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7张图片


在充满新哥特风格建筑的耶鲁校园里,耶鲁大学美术馆是第一栋出色的现代建筑,它是康早期的重要作品。美术馆以灵活的姿态面对着两条街道的交叉口,西南向立面用砖为主要材料面对主街,并利用位于室内楼板高度、突出于砖墙的石灰岩水平向线条巧妙地连接了东南侧旧美术馆立面的复杂语汇。为了保持主街立面的完整性与连续性,康并没有将入口置于正立面上,而是在平面上向内退缩的与旧馆连接的廊道空间处,利用了面对旧馆的东向侧面作为主要出入口。

康在这个项目开始使用圆和三角形的几何构成:参观者使用的楼梯被放置在密实的混凝土圆筒之中,内接三角形的楼梯上下贯穿各个楼层;圆形混凝土的屋顶被三角形布置的梁支起;在屋顶和圆筒之间康使用了弧形玻璃砖将光线带入,环形的光带和三角形中背光黑暗的区域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样的处理带来一种强烈的宗教仪式感。而整个的空间处理方式超越了法典式的现代主义系统,在现代建筑中批判地重新定义了传统的重要性。康及助手婷采用了三角形平面的四面几何体单元构成了整个室内天花,所有的管线设备和照明灯均被放置在角锥状的四面体之间,尽管楼板和天花的总厚度约为78厘米,但是中空的四面体赋予了空间向上的深度和节奏。

3. 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路易·康,1977年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8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9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0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1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2张图片


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是康的三件美术馆作品中的最后一件,与其他项目相比,它的功能也最为复杂。康认为公共街道有着令人进入建筑物的吸引力,在地面层除了美术馆的商店空间外,康将16%的地面层面积提供给了街面商业。康对该美术馆的入口处理类似于斜对街的耶鲁大学美术馆加建部份,入口虽隐蔽但对人行道开放,被放置在轴线的东北角,通过入口进入室内直接面对的是光线明亮的四层高的室内中庭。

不同于耶鲁美术馆开放式的展示空间,英国艺术中心的展示空间是以“房间”的方式组织,康将无走道穿插的正方形单元并置在6x6米的结构网格之上,因为他认为这样的尺度适合于展示18和19世纪早期的绘画作品,同时可以利用自然光将时间因素带入到观画体验当中。在这个项目里,主要的“服务间”依然有着独立的个性,它们被置于东西向中轴线的中心位置,并没有凸显于立面之上。两个采光中庭是重要的空间组织元素,艺术展示和图书馆等重要功能均环绕在光线来源的中庭四边,而主要的参观楼梯被放置在东侧中庭的混凝土圆筒形体量之内,这样的视觉焦点为整个空间提供了方向参照的逻辑。  

若把这件作品和斜对街康于生涯中期设计的耶鲁大学美术馆摆在一起看,可以清楚地看出康在执业生涯中对于建筑理解转变的脉络:我们在耶鲁大学美术馆中看到的是康试图突破国际风格的尝试,而在英国艺术中心看到的是在现代外衣下康对于古典的淬炼。

4. 理查德医学研究中心Richard Medical Research Building路易·康,1961年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3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4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5张图片


一层平面

这件作品清晰地体现出康对建筑的看法。从外观看它就像是一个“塔”的集合体,形体、空间和结构技术被严谨地融合在了一起,古典建筑的精神也透过现代的空间处理和技术展现了出来。

康和结构工程师奥古斯特·科门登特合作完成了整个建筑的结构系统设计。8根混凝土柱将3个实验室塔楼撑起于地面之上,混凝土结构完全显露在建筑立面之外,它和砖墙、不锈钢窗框及大片玻璃间没有一处多余的手笔,没有刻意,只有真实。高塔和核心筒均为外包红砖墙的现浇混凝土墙体结构,并置的两种结构系统所呈现的张力,展现出了康在诸多方面取舍控制得恰到好处。

5. 犹太社区中心公共浴室Jewish Community Center Bath House 路易·康,1955年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6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7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8张图片


这一件建筑面积不到330平方米的作品被康视为是自己对建筑看法最重要的转折点,他认为这是自己第一次以一种最抽象纯粹的方式处理了“服务空间”与“被服务空间”的组织问题。

不同于浴室的前期方案里将各功能空间同置于一个矩形体量之中的做法,在最终方案中,四个主要功能——置物、男女浴室和邻接游泳池的凉廊被分置在四个无尖顶的金字塔形屋顶之下,在平面上这四个正方形空间被放置在两个正交方向等长的希腊十字上。这样的组织方式类似于帕拉迪奥的圆厅别墅。而在十字的中心则是对天空开放的中庭,但与古典建筑不同的是,人们无法从外部景观空间通过中轴线进入浴室。

6. 玛格丽特·埃谢里克住宅Margaret Esherick House 路易·康,1961年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19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0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1张图片


玛格丽特住宅作为康设计建造的9栋住宅之一,完美地呈现出康对于建筑服务空间和被服务的空间的诠释与思考,而四个立面完全不同的开窗处理方式,则反映出康的建筑哲学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光和影。

在两层挑空的起居空间中,康对于光与建筑的理解诠释得十分戏剧化:面对内院的大面积玻璃窗透出明亮的阳光;壁炉上方的外墙竖窗漏出被烟囱遮挡了一部分的光斑;而临近马路侧的高窗和中间细条竖窗透出树影。这些完美地表现出康对于光线和体量的控制。玻璃窗外可开启的木挡板在保证业主隐私的前提下让光线在这个建筑中更加多变。

7. 布林茅尔学院艾德曼厅Erdman Hall路易·康,1962年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2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3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4张图片


艾德曼大厅是康设计生涯的第一个完整展现有关集会活动空间理想的作品。

自1960年设计之初,康始终使用正方形作为集会活动空间的平面母题。这源于此前他对集会空间近十年的探索。在康看来,圆形平面是塑造集会空间最理想的选择。但由于施工不易,难于组合,这样的空间只在他的作品中扮演一些特殊角色。设计进行到1961年秋,康果断采用了三个“钻石”从角部相接的模式。这是一个有力的空间结构基础,能满足委托人苛刻的要求。平面中几何形体的组成能够服务于结构与采光,空间的本来状态可以在建筑的组合中得以表达,更重要的是可以把秩序感加入到包含多个部分的平面中。在此基础上,路易·康将此前受限制的,无法实现的设想付诸实践。主要包括对四个垂直界面与顶部界面进行操作。

艾德曼大厅是一个终结,从此,路易·康找到了塑造集会空间的基本方法;同时埃德曼大厅又是一个起点,从此他得以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空间组织结构的创新,使集会活动的本质得以更完美的表达。

8. 富兰克林·D·罗斯福四大自由纪念公园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 Park路易·康,2012年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5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6张图片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7张图片


“纪念性”这个主题经常出现在康中后期的作品当中。康在1944年发表的一篇标题为“纪念性”的文章中曾经提到过,高大的钢结构是最能有力地表现“精神品质”的材料,就如同哥特式建筑将石材的结构性能发挥到极限一样,然而他在所有的纪念性建筑设计中都並没有选择这样去做。在这个项目里,一个“房间”加上一个“花园”是他对于纪念性这一主题的直觉诠释。

基地位于东河上罗斯福岛的南端,北侧紧邻废弃的天花医院,“花园”和“房间”被沿着超过百米的轴线从北到南放置在4英亩的锥形基地上。通过楼梯和北侧抬高的景观平台,参观者被向下带进主要的纪念空间,“花园”的东西两侧种植了双排的菩提树,而在向南倾斜的景观平台两侧,康设计了两条沿着东河的水平步行带。这三条步行道构成了整个公园的流线系统,而简洁的空间形态也自然地让这“花园”成为整个空间序列中的一个重音。



发现路易·康,找到建筑最后的归宿第28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2979 articles)


行走中的建筑学 (13 articles)


文化建筑 (984 articles)


乌托邦 (15 articles)


钢筋混凝土 (177 articles)


承重墙 (4 articles)


现代建筑 (45 articles)


几何结构 (9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