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 gmp

“建筑是艺术的社会化应用”,想必除了医疗养护建筑,再没有另一种建筑形式可以更好地诠释这句话的含义。医疗建筑对建筑师设置了极高的门槛,整合复杂的功能设置、技术设备需求、交通流线、空间环境设计等等因素均受到理性的高度制约,同时建筑在这里还需要表现出对人本身的最大情感和善意。建构医疗空间的人性化以及美学品质在今天几乎可以上升到社会道德伦理层面进行探讨。

随着医疗技术和社会结构的改变,未来的医疗建筑将趋向于多样化和个性化,除了功能性之外将具有更多的社会性。gmp建筑师事务所在欧洲医疗养护建筑领域的有着将近三十年的专业经验。本文试以不同时代不同类型的几个案例梳理gmp建筑师面对医疗建筑这一特殊并高度专业化建筑类型的思考。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张图片


巴特美茵堡风湿病医院 摄影:Heiner Leiska

gmp早期康复医院设计

在德国康复医院是整个医疗体系很重要的一个环节。疾患产生的康复和疗养费用也包括在公共医疗保险之内。病人在医院治疗的周期很短,结束后不会长期滞留在医院内消耗不必要的医疗资源,而是去康复医院继续休养康复。康复医院基本都是按专科分类,德国的康复医院康复项目几乎涵盖了所有治疗的内容。

康复和疗养地医疗设施是为来访者长期滞留而设计的。疗养地医疗是基于“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来治愈”的理念,利用自然的治愈力,因此康复医院和疗养院都会选择山清水秀的地方,利用温泉、海水、泥巴、气候和森林来恢复身体机能,访客能够一边接受治疗,一边愉快度过几周时间。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张图片


乌瑟多姆岛康复医院

gmp在早期完成了数座疗养康复医院,1989年在巴特美茵堡建成风湿病医院,方案将基地内一座文物保护建筑纳入医院建筑群综合体,重新组织了新旧之间的交通路线和公共空间。医院分为9个病区,共248各病房,266个床位。医院利用地形高差设置了一个宽大的裙楼,裙楼内设有医疗康复设施,包括泳池和泥疗区域。新建筑采用和老建筑相似的鞍形屋面,阳台架构和窗框以现代的材料语言回应了老建筑外露木制桁架结构。

gmp在1994年在波罗的海疗养胜地乌瑟多姆岛建成康复医院,医院紧邻海滩,为沙丘和森林环绕,高三层,设有256间房间,规模可观。建筑采用低矮的形式,镀锌板坡屋面顶部采光,使建筑隐没于山林之中同时内部通透明亮。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3张图片


柏林拉撒路疗养院 摄影:Michael Wortmann

另外在1990年建成的柏林拉撒路疗养院,与保留的一段柏林墙仅一尺之隔;1997年建成的曼克博士颌骨矫形诊所都是相对规模较小的医疗机构。但对空间结构的推敲,对环境优雅谨慎的介入以及对材质色彩的选择都令人感受到一种深刻的多样性,以及建筑师在不同环境和外部影响下进行设计时所报有的社会责任感。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4张图片


曼克博士颌骨矫形诊所 摄影:Klaus Frahm

具有都市活力的维罗纳BorgoTrento医院改造

Borgo Trento医院为南意大利的重要医院,该项目坐落于维罗纳南部,埃施河畔,紧邻城市中心,已经有100年的历史。改造前的医院内坐落着各种时代加建建筑,空间设施均不再适应现代医疗技术的发展,同时院区交通组织混乱,毫无规划停车场占用了大量绿地,亟待改造。2004年左右意大利卫生部出台政策,加紧对城市内城大型医院的现代化翻修改造。Borgo Trento医院成为具体执行的试点项目医院。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5张图片


维罗纳BorgoTrento医院 摄影:Marcus Bredt

一期工程2005年动工,五年时间建起一栋九层高的住院楼。原有旧建筑包括不同时代以改建和新建形式形成的各种各样的单体建筑被拆除,其原有功能将集中安置于新建建筑内。二期工程包括位于西面的功能区,例如一栋被称为Piastra的高两层并沉入地面的实验和分析楼,日常采光通过下沉的中央庭院实现。通过这种设计手法,在集约紧密规划的高层建筑群中,Piastra上部空间将形成一片绿化园林景观——“新庭园”。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6张图片


维罗纳BorgoTrento医院 摄影:Marcus Bredt

分期施工保证了医院的日常运营。整个设计理念将原有异质化的景观整合为一座具有识别性的新结构,停车空间被收入地下。“新庭园”一方面构成了医院地块上新旧建筑之间的绿色屏障,另一方面通过蔓藤回廊、阶梯、坡道、桥梁等等建筑元素,塑造出舒适宜人的园林空间,可供病患以及来访者逗留休憩。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7张图片


维罗纳BorgoTrento医院 摄影:Marcus Bredt

从为患者考虑的角度出发,医院的经营管理模式都将更加适应未来的发展趋势,并在功能架构以及经济性能上更具优势。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8张图片


维罗纳BorgoTrento医院 摄影:Marcus Bredt

一期工程建成的Polo主楼是一座呈立方体拥有中庭的主楼,绿化中庭和暖色的石材令建筑呈现明亮而柔和的氛围,这里的公共内庭中还设有店铺和餐饮设施。主楼内设有33间手术室,是意大利最大的手术中心,外科,急救室,病房位于建筑上部三层。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9张图片


维罗纳BorgoTrento医院 摄影:Marcus Bredt

门诊部是一栋四层高板型建筑体,坐落于“Polo”主楼之前,其内设有入口门厅以及医学技术水平先进的夜间和日间诊所(包括独立的手术室)。Pronto Soccorso是一座与埃施河平行的两层建筑综合体,同样位于主楼之前,其内设有急诊接收处,可将通过河岸大街到达的病患直接送至手术区。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0张图片


维罗纳BorgoTrento医院 摄影:Marcus Bredt

将在二期工程中建成的Piastra是一座两层高的下沉建筑体,其中设有诊疗中心(地下一层:放射科,输血医学,物理疗法,实验室等;地下二层为技术设备间)以及一个环抱建筑的交通环道,将院区纳入周边的交通网络。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1张图片


维罗纳BorgoTrento医院 摄影:Marcus Bredt

Borgo Trento医院的改建是对基地混乱无序的结构肌理整合的优秀范例,对城市高密度核心区的改建更新是很多大都市都面临的紧迫问题,如何协调多方面因素,通过设计手段平衡功能和个体感受之间的特殊需求关系,Borgo Trento医院的改建设计堪称典范。

心脏是灵魂的栖居之所——德国科隆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

古希腊人认为,心脏是灵魂的栖息地。从这种意义上说,医院设计对于建筑师而言更是一种心灵的作为,身体和精神的结合。在科隆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建筑设计所作出的尝试,将治疗行为、医学技术所代表的理性与医者敏锐细腻的感性特质合而为一。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2张图片


德国科隆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 摄影:Jürgen Schmidt

科隆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将与心脏有关的多个学科,包括心脏学、儿童心脏学、胸外科和血管外科集中于一座建筑之内,便于个科室之间的协作,目前是全欧洲最先进现代的心脏中心,具备先进的诊断和医疗技术。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3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4张图片


德国科隆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 摄影:Jürgen Schmidt

2001年gmp通过公开招标程序中标,3年后动工,2007年建成投入使用。进入中心后,12米高的大厅是接待病患和探望者的空间。接待大厅和整体建筑等高,光线充足,使人不禁产生身在酒店大堂而并非医院的错觉。中庭内阔叶树的布置和暖色的建筑材料例如樱桃木的运用营造了舒适宜人的氛围。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5张图片


德国科隆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 摄影:Jürgen Schmidt

中心内护理站的外观采用了明亮的,令人愉悦的配色方案。舒适并且保证了私密性的病房满足了病人修养与康复的需要,而会客室为病人会见探访的亲友提供了便利。二层的儿童心脏病科还设有专门的游戏活动房间以及绿化的藤架回廊围绕的小型游乐场地。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6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7张图片


德国科隆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 摄影:Jürgen Schmidt

心脏中心的外墙采用亮色的大理岩石材作为表面材料,并通过暗红色闪光的吕制遮阳构件勾勒窗口。由于中心内设有儿童心脏病专科,设计者采用了柔和活泼的色彩语言,一改医院建筑给人冰冷肃穆的印象,中庭对自然光线的充分利用和对空间分隔的尺度控制更为小患者和患者家长营造了温馨的氛围,富有情感的空间叙事语言和理性高效的诊疗功能设置体现和医者专业和仁爱。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8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19张图片


德国科隆大学医学院心脏中心 摄影:Jürgen Schmidt

德国汉堡大学医学院埃彭多夫医院实验楼

德国汉堡大学挨彭多夫医院创立于1832年,现已发展成为拥有超过15个研究中心,81个部门,80家跨学科分院、诊所等,是汉堡地区最大的医疗机构,同时也是最大的医疗研究机构。目前是欧洲最现代化的医院之一。附属的医疗机构有精神病医院、儿童医院、心脏中心、肿瘤中心等,特别是“罕见疾病中心”,拥有最高等级隔离病房,2014年收治欧洲首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在一个月后康复出院。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0张图片


汉堡大学挨彭多夫医院 摄影:Heiner Leiska

2003年gmp设计的实验楼经过21个月施工,造价3900万欧元,低于预算500万欧元,同时提前半年完工。

试验楼高5层,平面布置呈H型,它赋予传统医院建筑的轴线式设计概念以新的意义。建筑主入口面向校园和原有入口之间的林荫大道。新建筑提升了这条林荫大道的空间品质,同时为遍布着71座不同时代建筑的医学院校园区发展出一个显著的,明确的开端。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1张图片


汉堡大学挨彭多夫医院 摄影:Heiner Leiska

建筑内西南的中庭位于校园内中轴线之上,以花岗岩的冷峻感为主基调;东北侧的中庭位于较低的层面上,正对室外的庭园,斜对弗里茨·舒马赫的历史建筑,室内绿化呈现自然的氛围。两座中庭内部呈现不同的面貌,令人可以更好的定位。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2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3张图片


汉堡大学挨彭多夫医院 摄影:Heiner Leiska

中庭处可将邻近的办公空间一览无余,此处外立面采用防眩光的透明幕墙,使中庭看起来更加深邃。四座覆盖遮阳构件的楼梯间强调了建筑形式的竖向元素。

埃彭多夫医院实验楼赋予“日常功能性建筑”以独特的城市空间品质。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4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5张图片


汉堡大学挨彭多夫医院 摄影:Heiner Leiska

瑞士洛桑医科大学儿童医院,瑞士锡永瓦莱州医院改建扩建——在建中的gmp医院项目

gmp在欧洲医院设计领域取得的成就获得了业界的认可。

gmp和JB Ferrari联合设计的洛桑医科大学儿童医院在2014年获得国际设计竞赛一等奖。儿童医院将于2019年正式启用,届时将提供85个床位病设有一个儿童急诊中心。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6张图片


方案通过一个精心设计可自然采光的绿化公共区域,为患者和患者家属提供尽可能舒适的空间氛围。呈阶梯式的中庭和玻璃温室穿插设置于建筑之内,提升了空间的品质,同时令外部活动得到视线保护空间。患者和来访者在这里可以享有眺望洛桑城市、日内瓦湖和阿尔卑斯山的壮观视野。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7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8张图片


洛桑儿童医院

另外在2016年gmp和Ferrari建筑师事务所合作赢得了位于瑞士锡永瓦莱州医院改建扩建项目设计竞赛一等奖。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29张图片


瑞士锡永瓦莱州医院

浙江雅达国际康复医院——gmp医养建筑在中国

2016年位于中国浙江乌镇的浙江雅达国际康复医院竣工,获得了多方面的关注与好评。建筑的鲜明风格通过材质、灯光和颜色的强烈对比传达了建筑师对水乡风情的理解。建筑群由两到三层高度不等院落单位组成,围绕一座湖景公园错落布局。景观空间与错落有序的建筑体块之间的交互穿插点明了设计方案的核心理念:通过多样化的空间塑造、高品质的园林景观以及尺度宜人的楼宇构成氛围独特的建筑整体,营造有助于患者休养与康复的愈疗氛围。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30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31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32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33张图片


治愈的空间——gmp医疗建筑第34张图片


浙江乌镇雅达国际康复医院 摄影:Christian Gahl

世界卫生组织在其愿景中写道:健康是一种身体、精神以及社会交往的良好状态,而不仅仅是消除疾病或羸弱。医养建筑承载着巨大的社会责任,一座拥有漂亮外表或先进设备的建筑远远不够,更好协调各方面的局限,平衡技术、功能和美学价值,为医护人员提供优质的工作环境,为病患带来舒适和安慰,应该是医养建筑设计的出发点。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3049 articles)


gmp (19 articles)


建筑 (9684 articles)


医疗建筑 (103 articles)


医院 (32 articles)


镀锌板 (2 articles)


坡屋顶 (31 articles)


樱桃木 (2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