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查看相册 View Gallery
本文转载自语色                                                                                                                                                

Forensic Architecture,是一个总部设置在伦敦大学Goldsmiths的研究机构,团队成员由建筑师、学者、电影制作人、设计师、律师和科学家组成,今天介绍他们针对 Syrian Torture Prison叙利亚酷刑监狱所做的研究: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张图片


在上一辑 Meth | 他们没有”天空之眼”,却也能直面血淋淋的生死现场 中,我已经介绍过了 FA 的工作内容和研究背景,在文末我提到了这个监狱。从2011年至今,已有至少17,723人在这座监狱中死亡,成千上万的人由于被认为反对或会对叙利亚政府造成威胁,会以 “消失” 的方式被关押在此并遭受到反国际法的酷刑和虐待。FA 研究的监狱是靠近大马士革的 Saydnaya Prison。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3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4张图片


2016 年4月,由 Amnesty International*(此后简称为AI) 和 FA 组成的调研小组前往伊斯坦布尔会见了 Saydnaya Prison 中的五位幸存者,这在近年来的新闻采访中为先例,此前从未有过公开报道记录记者或是监管组织能够访问监狱或是与囚犯交谈。这座监狱已成为了大多数人的梦魇,等待其中的是系统性的、残暴的拷打和折磨。*拥有超过七百万支持者的关注人权的非政府组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5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6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7张图片


正因如此,外界一直没有关于 Saydnaya Prison 的任何图像,因此监狱空间的还原工作只能依靠幸存者的记忆。由于他们被关押在黑暗的环境之中,囚犯被要求在守卫进入房间时禁止说话,并且得用双手遮盖自己的眼睛。这使得常年生活在暗无天日监狱中的囚犯们发展出了一种极为敏锐的听觉能力。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8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9张图片


因此 FA 的调查者们决定使用建筑和声学建模,帮助幸存者重建监狱空间结构和拘留过程。从还原监狱内部的建筑空间开始:牢房、楼梯间、移动的门窗等等,再到空间内一些物体细节:刑具、毯子以及一些家具,当把这些物体都逐步还原到模型中的具体位置后,这个模型又引发了被关押者的更多记忆。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0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1张图片


脚步声、监狱的门打开再锁上的声音、排水管中水的滴落声,为了精确捕捉这些 听觉记忆,FA 的调查成员们使用了两种技术来还原听觉事件,以方便于征求这些 “ear-witness testimony” 的意见。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2张图片


第一种技术是由软件辅助做出的 “Echo profiling回音曲线”,计算机模拟并控制声音的分贝数,并根据证人的听觉判断,将其与监狱内特定事件的发生场所相匹配。“回音曲线” 能够帮助研究员们确定空间的大小,诸如牢房、楼梯间和走廊,当然这其中包含了多种声音的混响,这个过程也需要逐步征求证人的意见并进行调整。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3张图片


以皮带模拟刑具声音第二种技术是由具体声音操作得出的 “sound artefacts人工声音”,利用道具模拟门的声响、锁、脚步声等等,帮助证人回忆起更多的听觉记忆。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4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5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6张图片


在官网上,FA 对其中一个幸存者的采访视频记录中,他讲述了自己是如何被押送至 Saydnaya Prison 的经历:他被蒙上双眼关入一个用于运输肉品的被称为 “meat fridge” 的车厢中,沿路不断能听到车厢外的爆炸声。所有人坐在车厢的地板上,知道自己要被送去的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却只能在恐惧和无助中颤抖哭泣。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7张图片


好在他是一个观感极为敏锐的人,在被押送的途中,他一直在想象车辆行进的路线并在脑海中记录了下来,视频记录到他们被押送至监狱为止。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8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19张图片


而另一个视频中的被关押者则详细回忆了在监狱中的生活情境,在黑暗中,耳朵就是眼睛,正因如此,即便要说话他们也得必须保持非常轻声,这样才能使得他们听得到所有的声音。久而久之,听觉替代了其他感官功能:他们能从脚步声来判断守卫的身份;从囚犯的喊叫声、刑具打在身体上的声音来判断刑具的类型;甚至能听出囚犯是否在审讯中失去了意识。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0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1张图片


所有的声学建模过程,都要在与幸存者的一遍遍沟通和确认中完成,即便技术可以解决大方面的声音模拟,但是过程中仍有重重困难。以牢房中的回声模拟为例,由于每个牢房中关押的人数极多,且位置不固定,因此回声在牢房中是几乎无法感知到的。(最后是如何操作 FA 没有再做解释)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2张图片


最终 FA 完成了 Saydnaya Prison 的建模,并将记录下的声音同步保存在模型当中,在 https://saydnaya.amnesty.org/?kind=explore 网站上可以点击进入到监狱内部并感受到还原出来的声音记忆。在 Arch | 建筑、装置,如何用声音定义空间 篇我曾介绍了用声音塑造空间感受的艺术家 Bernhard Leitner,但是全靠声音和记忆还原的建筑,这是第一次看到。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3张图片


Saydnaya 的被拘留者大多在关押在别处几个月或几年后被转移到这座监狱关押,但这种转移往往是在秘密军事法庭进行不公正审判后进行的。而其他人则是在没有见过法官的情况下被押送至监狱,甚至不知道对他们的指控为何或是他们将被拘留多久。而这座监狱也被冠上了 "Architectural Instrument of Torture" 的名字。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4张图片


在 FA 和 AI 的通力合作之下,他们的研究报告证明了自2011年来,无数人在Saydnaya内部的政权持有意见不同者的恐怖统治下,酷刑、监禁、强迫失踪、强奸和其他不人道行为的残暴罪行是确实存在的。尽管没有包括每天仍生活在被逮捕威胁下的其他叙利亚人的新资料,但他们的报告仍能作为证明叙利亚政权应对大规模谋杀负责任的强有力的证词。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5张图片


其实还有一些关于证人的证词,我犹豫了一下是否要放进来,最后放在文末吧。这张图放了第二遍了,中间那一行小字写着: A Different kind of investigation,我觉得我不必再重复对他们的喜欢或是崇敬之情了,看我这么着急更这个监狱篇就知道了。最后附一段证人证词,视频出了点bug一直没转码成功,感兴趣的上 FA 官网看吧: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6张图片


Meth | 当建筑沦为酷刑工具,他们用声音还原真相第27张图片

                    
【专筑网版权与免责声明】:本网站注明“来源:专筑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专筑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专于设计,筑就未来

无论您身在何方;无论您作品规模大小;无论您是否已在设计等相关领域小有名气;无论您是否已成功求学、步入职业设计师队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创意、有能力,专筑网都愿为您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

投稿邮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专筑投稿?

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专筑

微信号:iarch-cn

登录专筑网  |  社交账号登录:

 匿名

没有了...
评论加载中,请稍后!

设计头条 (3053 articles)


建筑 (9766 articles)


叙利亚 (4 articles)


监狱 (11 articles)


声音 (4 articles)


建模 (71 articles)